佳±事件全程梳理(至7月31日)

 

深圳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佳±)成立于2005年,是深交所上市公司、国内焊割设备行业的龙头,拥有深圳坪山、重庆、成都三个生产制造基地。这样一家企业被业外人士熟知,却是因为7月份以来不断升温的坪山佳±厂工人抗争事件。

在佳±工人发声的微信公众号“普工之声”中,他们将厂内的劳动和管理描述条件为:3月份工人每天工作12小时,连续上班一个月无休,除吃饭睡觉外没有任何业余时间;员工曾在上厕所时被保安监视;管理上实行“佳±十八禁”,其中关于罚款和扣减工资的规定严重违反了《广东省劳动保障监察条例》;厂方占用员工月底休息时间强制参加徒步,且在徒步结束后继续工作。佳±员工余浚聪就由于截图转发对义务徒步的抵制,被厂方剥夺加班机会,随后被殴打、开除。

 

佳±十八禁令

 

余浚聪吐槽公司组织徒步被找借口开除

 

5月中旬,出于对现状的不满,一些积极的工友向坪山区总工会(简称区总)反映了情况,寻求组建工会。区总副主席黄建勋和科长谢志海支持佳±工人成立工会的诉求,并对组建工会做出指导,但是佳±的管理层却先下手为强。

 

6月份,厂方主动组建“职工代表大会”意图取代工人自己筹建的工会。由于选举过程违规,工友推选的代表并没有被选上,整个职工代表大会被公司管理层掌握。

 

工友们不满厂方的建会行为,继续动员工友组建自己的工会。7月中旬,在区总工会的指示下,筹建工会的员工在厂内传播《申请加入佳±工会意愿表》,多达89名员工签字支持建会。但工友们随即遭到管理层的污蔑,不断有人遭受威胁、恐吓、辱骂以及调岗。

 

16日下午,带头组建工会的员工之一刘鹏华被临时调岗,并在工作的车间内被两个不明身份的人无故殴打,随后厂方通知他已被开除。

 

18日中午,区总谢志海科长指责另一工人代表米久平违法建会,并要求其写道歉信声明筹建工会一事与区总无关。当天下午,因为拒绝调岗,米久平被强行辞退,并被保安扔出厂门外。接到米久平的报警后,警方劝他与管理层调解,而由于保安始终未露面,惩办之事最终不了了之。刘鹏华与米久平随后都发表了公开信,向社会公布自己被调岗、殴打、开除的相关细节,并号召工人团结起来维护权利、组建工会。

7月20日,冲突第一次达到了白热化。这天早上,带头组建工会的几名工友到厂上班,在门口遭遇保安的阻拦和殴打。他们将工人驱赶出厂后主动报警。除受伤工友被送走外,其他工友继续在厂门口要求复工。他们高喊口号,坚持争取正当权益,但在紧闭的工厂大门前,手无寸铁的建会工友遭到了警察的粗暴殴打,随后被带到燕子岭派出所扣押。中午得知消息后,20多名工友和家属去派出所要人,要求警方释放被打员工、严惩打人凶手。虽然警方象征性地派出了代表与工人谈判,但并未给事情带来实质进展。下午四点多,一批警察和辅警被调到燕子岭派出所门前,将声援的20多人全部扣押,并有若干工友和现场支援者受伤。被捕的声援者被分为三批,分别带到石井派出所、坪山公安分局和坪山派出所关押。一位女工事后回忆被关押的经历时说道,警察曾告诫她不要再犯,“否则把你和鸡婆、妓女关在一起,内衣都不给你穿”。

 

工人被保安驱逐

 

这天晚上,被捕工友家属阿英的《深圳坪山工人向全社会的求助信》在网上传播,工友被打的视频也流传开来。虽然各大平台上关于佳±斗争的消息遭到严格封杀,但网络与社会舆论仍在不断地向坪山公安分局和派出所施压。

21号上午,在被扣押24小时后,最早被捕的几名工友被释放,下午两点多,其他被扣押的声援工友也被放出来。他们在派出所门口集合唱歌,庆祝短暂的胜利,并向支援者致谢,表示第二天将再次前往派出所要求处理打人事件。

 

 

22号上午,多名工友在燕子岭派出所门前集合,要求严惩打人警察,被40多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包围。工友当场控诉黑警察的行为,得到了周围群众的支持。坪山分局督查严迪文承诺会开展调查,并在三天内给出结果,如果情况属实会严肃处理、赔礼道歉。

工友们在派出所门前讨要说法

 

23号,区总向工友表示将推动佳±依法组建工会,但对企业现存的违法行为和自身曾打压建会的行为避而不谈。当天包括通钢老工人在内的1200多人联署,发表了投诉佳±科技和深圳有关部门的联名信,要求后者做出回应、纠正错误行为,并支持佳±工人组建工会。维权工友表示第二天会返工,号召社会各界支援。而佳±得知此消息一度命令厂内工人第二天在门口集合阻拦他们,但是这种从内部瓦解工人的行为被拆穿,众多一线工人拒绝参与阻拦行动。

 

24号早上,被违法开除的工友们回厂上班,发现佳±的管理人员穿着普工的衣服,假装成一线工人来阻拦他们。厂方甚至故意挂起了“破坏分子滚出去”的条幅,意图分化工人。面对陆续来上班的厂内工人,进不了厂的工友们趁机向他们介绍佳±的违法违规操作、喊出建立工会取消十八禁的口号。离开厂门前,工友门围成一圈,集体唱起《红色娘子军》、《国际歌》等歌曲。他们还印发了《致打工兄弟姐妹的一封信》,号召大家团结起来共同维权。这一次的返工虽没能成功,但在厂内员工、在支持他们的网民中产生了很大影响。

7月26日上午,工友们再次试图回厂,但再次与黑保安发生冲突并有员工被打。工人报警后,派出所周副所长袒护保安并表示“老板和工人不一样,要区别对待”。工人们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又前往派出所要求惩处黑警察,但警方一直回避问题,只是拉起警戒线将工友们隔开。在派出所门外,几位工友现场站出来发表演讲,控诉资方的恶劣行径和工人的不公正遭遇,号召工友们团结起来反抗。他们一直坚持到晚上,并多次唱起国际歌。

 

7月27日,警方粗暴逮捕维权工友的一幕再次上演,不同的是这一次抓捕的规模更大、工友和社会各界的斗争也更长久。这天下午工友到厂门口要求上班,却被厂方非法限制了人身自由。燕子岭派出所所长麦庆陪接到报警前往现场后,不仅没有处置厂方违法者,反而命令抓捕了30余名维权工友和现场支援群众,其中包括一名在现场声援的西安大学生。当天晚上,数以百计的工友、被捕者亲属和声援者聚集在燕子岭派出所,质问警方为何抓人。工友们以自己的经历为素材发表着演讲,在派出所门前“对犯罪分子零容忍,对人民群众零懈怠”的标语下,他们感动和鼓舞了很多工友和群众,却并没有撼动燕子岭派出所的处理态度。工友关于企业、黑保安和黑警察违法行为的核心诉求被忽视,绝大部分时间警察关心的似乎只是维权的人和支持他们的人。

工人在派出所门口慷慨激昂地演讲

28号,通钢工人吴敬堂发布声援文章《奔赴深圳坪山!为了工人阶级的觉醒,为了毛主席!》,号召热心人±前往坪山支援佳±工友。下午,佳±声援团的年轻工人代表沈梦雨声等人前往燕子岭派出所质问被捕工友去向和递交请愿书,被警方扣留数小时并强行删除手机视频。

 

29 号,上午梦雨与声援团代表等20余人再次前往派出所,要求释放佳s工人。在没有任何书面公告的情况下,警方回应说,佳±建会工人和其他支持的工友已被刑事拘留,罪名是寻衅滋事,公安机关目前在做进一步的调查。

 

下午郝贵生、张勤德发布文章支持佳±工友的抗争,并敦促深圳有关部门依法依规处理。此外,工友们发表了《致佳±工友、坪山工友、全国工友的一封信》,信中超过1200 个联名声援人士指控厂方和警方的违法行为,号召全国工友团结起来共同斗争。

 

当天,北大学生率先发布《北大学生就「深圳7•27 维权工人被捕事件」的声援书》,此后人民大学、南京大学、清华大学、西北政法大学的学生也分别发布声援书,代表学生支持佳±工友的正义斗争,呼吁全社会共同加入声援团。第二天的《向梦雨同志学习!赶赴坪山声援工友!》一文也号召热心人士前往坪山支援佳±工友,以实际行动站在工人一边。

7月30日 下午声援团15人前往坪山区政府向区委书记陶永欣递交请愿书,区领导表示会将请愿书交给区委书记。不料离开的时候,燕子岭派出所所长带领大量警察围堵声援团,强制传唤3小时最终释放。

当晚香港线电视台采访梦雨和北大学生的视频出台,引发舆论强烈关注。坪山公安发布警情通报,称7月20日和27日的两起事件性质为被辞退员工“围堵公司厂门,严重扰乱公共秩序”,涉嫌“寻衅滋事罪”,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晚上23:40分,官方仓促组织新浪、腾讯等媒体回应佳s工人事件。
7月31日,潘毅老师发起全球百名学者联署致信深圳市政府和深圳总工会,提出立即释放所有被刑拘的建会工友和声援人士、严惩违法警察和厂方管理人员、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三点要求。

8月1日,龙岗看守所,律师会见了佳±建会工人余俊聪和米久平,两人反映状态不错。据悉,龙岗看守所有29人,还有两人情况不明。米久平被公安要求写“悔过书”,为表达心志,他写下一首诗“我与我们”,得到广泛传播。当晚佳±已完成了工会筹备小组的搭建,组长是坪山区工会副主席。

 

扫二维码加新生代为微信好友!



留言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