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维权"事件的背后》一文三问新华社

2018-08-26

8月24日晚11点半左右,新华社就佳士工人维权事件发表评论文,文中写到,”一起普通企业员工维权事件之所以愈演愈烈,是因为有境外势力想利用此次维权事件挑起事端。”文中还提到,维权行为应合法合规。

然而,此文却经不起丝毫的推敲,陈词滥调早让人生厌,混账逻辑更令人愤慨。

一问新华社,境外势力利用维权工人有何证据?

又是境外势力。

这一次,官方推断维权工人是被境外势力利用的理由如下:

①”打工者中心”的工作人员付某国与维权事件中的积极工人余某聪认识

②付某国”在多个微信群内不断转发煽动性文字、视频、链接,教唆与此事件无关的群成员前往事件现场围观、网络打赏等”。

③”打工者中心”全部开支实际是由西方非政府组织支持的境外组织”劳动力”资助的。”劳动力”负责人蔡某毓及另一成员李某乐定期到”打工者中心”指导工作与培训。他们长期传播工人如何抱团、教授对抗方法手段,多次插手深圳及周边城市工人”维权”活动,裹挟少数工人采取过激行为,扰乱生产生活秩序。

我们都知道简单的推理论证逻辑三段论:大前提-小前提-结论

那么官方的逻辑就是:大前提③→小前提①②→结论:是被境外势力利用

暂不管大前提,就来说说小前提。仅仅凭借余某聪与付某国认识,并且付某国在微信群里说了一些话,完全不足以认定工人愈演愈烈的维权行动是被付某国利用的。这在逻辑上是完全说不通的。官方没有拿出任何有力的证据来证明”打工者中心”对佳士工人的维权行动进行指导、组织等,而仅仅是捕风捉影,靠着微信群里一些聊天记录,以及当事人被捕后的说法(现在有理由怀疑是存在刑讯逼供的),就定性为境外势力利用工人维权挑起事端,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但是,无论是在工人的自白书里所说的”工人作为弱势群体,只有努力发声,只有团结反抗,只有团结的像一个人,才能让我们的生活,让我们的未来,让我们的亲人孩子有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还是在工人提到的诉求里所明确表示的要求依法建会,还是在工人的演讲中所讲到的”你们警察从来不为我们工人说话”,都是想要让工人们能够团结起来,去争取权益,都是工人发自内心的想法与诉求,这与境外势力没有任何关系。

而每每遇到这样的维权事件,都要给扣上一个境外势力的帽子,似乎境外势力已经成了专业背黑锅的存在。然而,”打铁还需自身硬”,内因是决定性因素,这种转移矛盾的做法,无非是想转移我们的视野,回避佳士黑厂欺压工人、坪山当地黑恶势力联合打压群众合理合法诉求与行动的最大现实!

二问新华社,没有当地政府和佳士对工人的疯狂打压,会有工人的维权活动?

在新华社的评论文中,关于工人维权为何愈演愈烈,描述了三方的行为,”打工者中心”是别有用心的、意图挑起事端的,维权工人是被利用的,政府有关部门则是一直在行动,在积极解决问题的。

开头讲到的佳士违法只是一笔带过,后面则完全不提了。

佳士违法有多厉害呢?

佳士长期存在超时加班(今年三月员工一天没休息,每天工作12h)、非法调休、欠缴公积金等违法情况,还有以极其严苛的罚款而闻名的”佳士十八禁”,忘穿工衣,忘关灯……等等,动辄200起罚。除此外,还出现保安监视员工上厕所并拿手机拍照等极其恶劣的情况。在这里,工人没有丝毫的尊严和自由。

其实,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哪只是佳士厂这样,几乎所有的工厂都存在严重的违反劳动法的情况,而珠江三角洲这几十年来迅猛的经济发展,靠的就是这些工厂对于工人血汗肆意的压榨剥削。但是,创造这一切的工人又得到了什么呢?他们得到的,是最低生活的基本工资,是被压弯的脊背、过度劳损的身体,是几万根断指、无法治疗的尘肺病,”这个社会从来就没有给过他们一个公道”,”我们今天站在这里,不是因为我们,是因为你们”,工人的演讲今犹在耳,对于遭受如此不公待遇的工人们来说,去维护自己合法权益,何错之有?

反观佳士科技和地方政府,,却自始至终从来没有表现出一丁点想要解决问题的态度。

从五月到人资局投诉,六月米某平等人申请建会,七月上中旬受到厂方严重打压,包括7月16日和18日刘某华和米某平分别被厂方指使不明人士和保安暴力殴打,到七月下旬,工人要求复工,又被黑保安打,被警察暴力带走,非法拘押,到7月27日,仅仅因为在厂门口再次要求复工,29名工人被全部抓捕。

这么长的时间里,工人一直依法理性维权,是佳士科技和坪山地方政府一步步将矛盾激化,是地方政府”从来想的不是解决人民的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

当余某聪向厂里提”不应该强制徒步”的意见时,得到的却是五天八小时,不给加班,每月工资二千不到的待遇,而后更遭厂方殴打,没过多久后就被开除了。

当工人找人资局投诉违法情况时,人资局摆出一副臭脸,”就你事多”“罚款不违法呀”,对待工人态度如此轻慢,甚至是知法犯法。

当工人找娘家工会想要依法建会时,工会推三阻四,出尔反尔,甚至逼迫员工声明此前行为与工会无关,还让其写道歉信,向阻挠其建会工厂道歉。

当工人报警求助时,警察倒成了黑恶势力的帮凶,对打人凶手不管不问,却打伤、抓捕工人,对人民群众毫不手软。

如此种种,怎么能不让工人感到愤怒,怎么能不”逼迫”工人们团结起来?

对此,新华社却还要进行辩解,特意提到5月21日坪山区劳动监察大队向佳士下达劳动监察责令改正指令书,现在三个月过去了,整改的情况怎么样了?一纸责令改正指令书就能够笼络人心吗?8月20日下午,佳士选举产生了第一届工会委员会委员9人,这9个人中有多少是企业里的普通员工?这个工会能够真的代表大多数普通员工的利益吗? 这些疑问我们都要打一个问号!

不仅是为自己辩解,而且还要对这些工人的行动极尽污名化:

明明是在区总指导下依法建会,在新华社这里却变成了”以公司名义向员工散发组件工会传单”,而前面才说到”对佳士公司不满”, 如果真是这样,不知道如何做到一边以公司名义,一边向员工表示对公司不满。

明明是被非法开除的,在新华社这里却变成了”因旷工、打架等行为被佳士公司开除”。即便在佳士厂方给出的开除通知里也只说到因为旷工开除,但是新华社却还要厚颜无耻、添油加醋的加上”打架”,对余某聪极尽抹黑之能事。但实际却是,余某聪在5月8日被打,而且所谓”旷工”实际上却是请假并且有照片为证。

明明是员工不同意公司的非法开除,要求复工,在新华社这里,却变成了”严重影响公司正常运营秩序”。

明明是员工被黑保安、黑警察殴打,员工讨要公道,在新华社这里,却变成了员工就是来无故闹事的。

明明是警察非法拘押员工并且剥夺员工人身自由,其他员工前去要人,在新华社这里,却变成了”导致值班室无法正常工作”。

明明工人提出的诉求是完全合法合理的,在新华社这里,却变成了一群别有用心想要挑起事端的人。

新华社的春秋笔法,实在是用的淋漓尽致!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矛盾激化的原因没有别的,就是因为资本家和地方政府勾结在一起,对工人进行疯狂的压制和迫害!

新华社在最后还恬不知耻的说维权行为要合法合规,可正是地方政府和资本家,从来就没有把法律放在眼里,新华社对于这点却是避而不谈。

三问新华社,为什么不去讲本次事件中线上线下声援的人民群众?

8月24日凌晨五点,防暴警察破门而入声援团驻地,抓捕所有声援的工人和来自北大、人大、南大等高校的学生。

而就在前几天,新华社的记者还专门来到了声援团驻地,对声援团成员进行采访。

但是在新华社这篇评论中,却一笔带过,”不少工人、学生、网民被裹挟其中”。

这次事件愈演愈烈,除了黑恶势力的压制外,与众多有正义感的学生奔赴坪山,和工人结合起来,为被捕工人声援是分不开的,也与线上大量的网民关注支持是分不开的。没有工人、学生、市民群体等结合起来的声援团,共同抵制黑恶势力的镇压,社会各界正义人士不可能与黑恶势力坚持斗争到今天!

新华社不去多写,只是简单写了”被裹挟其中”,不过是想让其他人认为,参与声援的工人、学生、网民也是被误导、被利用的。

如果是因为裹挟,学生怎么会冒着被学校开除的风险,顶着巨大的家庭压力,毅然决然的奔赴坪山?声援团的工人学生怎么会在黑恶势力面前如此镇定自若,并坚决要与黑恶势力斗争到底?怎么会在演讲中如此慷慨激昂,英姿勃发?网民怎么会在自己一个又一个的微信、微博等账号被封禁之后,还是努力的突破敌人封锁线,要把前线声援团的消息告诉全国人民?

工人、学生、网民积极参与到此事,绝不是因为被裹挟。而是因为他们清楚地认识到”我不是我,我是我们”,在共同的压迫之下,工人学生没有什么不同,而作为推动社会前进的力量,工人学生更应当结合起来。

而这一点,实在是新华社不想看到也更不想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到的。

新华社如此拙劣的洗地文是经不得历史与人民的检验的。

不让人民群众了解事实,不让人民群众加以评论,一遇此类事件就是删、封、禁,永远只能有官方的一面之词!这种”少数人当家作主”的制度只要一天存在下去,那么反剥削、反压迫的人民就会团结起来,坚定地进行斗争!

前途光明,道路曲折,我们坚信,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留言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