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忠良、郑永明、顾佳悦 | 为深圳工友而战,岂容广州警方公报私仇?

2018-08-28 声援团

出身仕汉羽林郎,

 

初随骠骑战渔阳。

 

孰知不向边庭苦,

 

纵死犹闻侠骨香。

 

——王维《少年行》

 

2018年8月24日凌晨五点,上百名防暴警察破门而入,用他们手中的防暴盾牌对准手无寸铁的工人、学生,佳±事件声援团50~60多名成员被暴力清场。

在现场的广州读书会事件”八青年”中的徐忠良、郑永明也遭此暴力对待。

几乎是与此同时,凌晨6点多,远在北京的北大毕业生、”八青年”之一顾佳悦也被突然闯入的20多名广州便衣jc强行带走,一起被带走的还有徐忠良的学弟杨少强,以及727被捕工人代表唐向伟、尚杨雪等。

8月24日清晨,独立媒体人宋阳标被广州便衣jc从北京家中带走,直至当日下午4点多才放出,此后又反复被广州jc骚扰,要求其前往广州接受调查。

8月24日上午7点,《红色参考》办公室被20多名广州便衣jc查抄,编辑尚恺当场被宣布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8月24日上午十点,毛泽东思想旗帜网办公场所被广州便衣jc搜查,2名编辑被带走直至下午放出。

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事件,再次进入了人们的视线。如果不是这一场在北京同时进行的搜捕,很多人几乎快要忘记了,2017年年末发生的那件事,曾如一块巨石,打破了一潭肮脏、腐臭、沉寂多年的死水,蒙尘已久的遮羞布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中国的青年们从裂缝中,看到了久违的炽热、振奋的力量。

在北京提醒人们回忆旧事的jc,并非来自深圳坪山公安,而全部来自于广州增城分局。

早已在人民面前出尽洋相的广州警方,似乎忘记了去年的丑态,卷土重来,仿佛他们只要还没把自己牢牢钉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就绝不会善罢甘休。

2017年11月15日,因为在一场读书会上提及敏感事件,北京大学毕业生张云帆因言获罪,被广州番禺派出所刑事拘留30天后又”指定住所监视居住”,甚至未在读书会现场的顾佳悦、郑永明、徐忠良等进步青年,也被抓捕关押或者网上追逃。

广州番禺警方立功心切,他们像猎犬一般,看准了这个小题大做的机会,急于把一个小小的读书会打成”大案要案”、”别有用心”,他们威胁、虐待青年们,妄图扣上”境外势力”的帽子。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八位青年以英勇无畏的姿态公开发声,自证清白,打碎了他们升官发财的美梦。

一石激起千层浪。从2018年1月15日张云帆发出第一封自白书起,八位青年纷纷公开发声,以书信明志,八封自白书在疯狂的404之下,仍旧在无数青年的手机上相传。

“我永远都是工农的孩子!继续帮助和父母一样的工人农民,是我最好的生活!”——郑永明

“为了捍卫毛泽东思想,为了青年人追求理想的权利,燃尽青春,在所不惜!”——顾佳悦

“番禺警方,我死不足惜,但你们欠人民一个交待!”——徐忠良

对劳动人民的无限热爱、对在狱中遭遇不公对待的无情揭露,使凡有正义感的青年都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全国的舆论炮火一齐对准了广州番禺公安的非法行径。

他们以往对人民群众作威作福的时候,从未想过会有这样一天。

但广州警方在赤诚、坦荡的青年面前,遭到了可耻的失败。

他们用空前严厉的删帖对付铺天盖地的质问,他们的微博下方被网友的骂声占满,从始至终却不敢做任何公开回应。

他们乞求事件快快平息,一边凶狠地威胁徐忠良朴实的父母;一边偷偷撤销对顾佳悦与徐忠良的网上追逃。

《致同路人》

“思我同志,如足如手。

念我工农,谁护谁佑。

牢狱之难,无惧无愁。

众志成城,解难解忧。

长路暂别,莫失莫忘。

愚公移山,不死不休。”

顾佳悦于被追逃时写下这首小诗,当时她虽然还在过着东躲西藏、奔波流离的生活,但在人民舆论的支持下,艰难地摆脱了”牢狱之难”。

他们深知,是人民群众无穷的信任和力量,帮助了”八青年”渡过最艰难的阶段。

他们深知,自己唯有更加勇敢地声张正义,才能交给人民一份无愧的答卷。

距离广州读书会事件不到一年,+4工友维权7-27事件爆发,他们丝毫没有犹豫,义无反顾地和工友站在一起。郑永明还在取保候审的敏感状态之中,但他仍然和徐忠良一道,立刻奔赴声援团第一线,面对黑恶势力的威胁,发出响彻云霄的怒吼。

“奔赴坪&山,做一个勇猛的战士!”

与此同时,顾佳悦也一刻没有停下,始终积极支持着+4工友与声援团的并肩抗争。

事实证明,几位青年在去年所展现出来的勇敢,绝不仅仅是一时鲁莽,更不是为了个人安危;他们所写下的”为人民服务”的志向,今天已经以被捕入狱的代价得到了践行。

“最近他们又放出风声,要在最近几天暴力清场,想用这样的手段把我们全部打垮,但我们能被他们打垮吗?——不能!”这是徐忠良在8月23日,声援团被清场前,做的最后一次演讲。

在一个被深深撕裂的社会,中国青年该往何处去?徐忠良、郑永明、顾佳悦与声援团的学子们用自己的行动给出了响亮的回答——到工农群众中间去,到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

尽管他们深知,在九个多月警方的密切”关怀”之下,选择挺身而出,声援+4工友,就是选择主动成为黑警方的眼中钉、肉中刺,就是选择再一次站在风口浪尖,迎接更加歇斯底里的针对与打压!

随即发生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当声援团被警方刚刚带出驻地,还没有进行过任何调查问询的时候,徐忠良就被立刻铐上了手镣。

24日被接连搜捕的《红色参考》、毛泽东思想旗帜网和宋阳标老师,都曾在读书会事件中为八青仗义执言,冲在舆论第一线,为”八青年”重获自由付出了无数心血。

可见,针对”八青”事件的一场彻彻底底的报复行动,早已有预谋、有计划地展开了!

为了掩盖他们”打击报复”的真相,北京的几处搜查、抓捕行动没有出动番禺派出所的警力,而是替换成了广州增城公安分局,但是,这样的小伎俩无论如何,不能蒙蔽人民群众雪亮的眼睛。

广州警方乘着声援团被清场的机会,公报私仇,九个多月以来,他们就像一只等待着骨头的猎犬,一看到机会来了,就双眼放光,疯狂地扑咬上去!

至今,徐、郑、顾三人已经被带走超过80多个小时,下落不明,杳无音讯,任何相信法治、追求正义的人都绝对不能容忍我们的青年就这样成为刀俎鱼肉,任人宰割!

广州警方,你们以为”八青年”事件已经永远结束了,你们以为抓走了”八青年”,去年的噩梦就彻底离你们远去了,你们以为只要”八青年”消失了,你们就又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你们的如意算盘可以打得很响,但你们永远都不会理解,”八青年”早已不再是徐、郑、顾,不是任何具体的个人,而是劳动人民渴望公平正义的呼声,是进步青年们不畏强暴、改天换地的誓言!

而亿万人民群众的呼声,你们消灭得了吗?与日俱增的进步青年,你们抓得完吗?

我们绝不能容忍,这样目无法纪、黑社会一般的势力可以在广州一手遮天!

声援工友无罪!

徐忠良、郑永明、顾佳悦无罪!

打击报复可耻!

我们要求,广州增城公安分局立刻释放三人,给广大支持声援团与”八青年”的群众一个解释!

广州增城公安分局电话:02082262227

扫码注册Crait加好友



留言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