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警察故事:我与黑警的三次较量

一说起警察,在电视影片中经常出现,由于受这些的影响,从小在心目中埋藏的形象就是正义的化身,他们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一有事找警察准没错。

 

直到在我身上发生了几件事以后我才深深的体会到“警察”在现实生活中并不是这样,他倾向与有钱有势的人,他们执法犯法,他们一手遮天,他们无法无天,他们不配穿那套衣服,他们对不起身上的国徽,他们使这个中国越来越乱,他们每天拿着政府的军响,吃着农民种的粮食,穿着工人做的衣服,他们却不管工人农民的死活用手中的权利非法欺负工人和农民,话不多说,言规正转,先看看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2014年我孩子被坏人骗走,我选择了报警,警官口口声声说:“你的案子我们已经受理了,我们会尽力替你找的。”我找遍了深圳很多个大街小巷,直到深夜两点钟左右看到正在雪象巡逻的,我问有没有孩子的情况,谁知那些巡逻的人跟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顿时我的心比冰棍还凉,我的案子不是宝岗派出所受理了吗?怎么这些巡逻队还问我:“这孩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自己回想一下本人报警了以后,警察也没有去现场寻问,更没有给我回执。我一急之下找到朋友帮忙出主意,朋友一听我的讲述后哈哈笑着说:“你指望那些警察还不如指望一条狗,她给我都市频道的电话让我报媒体。”我照着她说的打了电话33311111,第二天他们开着车做了事情的了解后并带着我到处贴了寻人启事

 

第三天就在电视的都市频道报道了我的事,上面最后就说:“宝岗派出所也介入了调查。”从那天播了以后当晚我找孩子到两三点时又碰到了正在巡逻的保安,又上去寻问孩子的情况,他说:“奥,我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有你孩子的照片,看到了一定把他给你送回去。”都市频道做的好,他们会跟踪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直到结束。他们也请来了律师并做了评估说:“那个骗我孩子的人如果抓到了,是属于敲诈勒索罪,要判五到七年有期徒刑。”经过家属、媒体、警方的共同努力,孩子失散半个月后终于找回来了,罪犯也被抓了

 

后来.,罪犯有一天用微信加了我老公后发了这样的一条信息:我被关了半个月后,我舅舅用八千块钱把我弄了出来,警察说其中有三千元是我骗你们的钱,他说要还给你们的,但我想他不会给你的。我一气之下打通了警官的电话:“你好,我是……,我想问我的这个案子进展怎么样了?”

“证据不足人放了。”

“没别的吗?”

“没了。”

听到警察没有还我钱的意思,我就把罪犯发的信息念给他听,他听后吞吞吐吐地说:“奥、奥、我差点忘了,把你们的三千块钱要过来了,有空过来拿一下。”这是第一次和警察的较量。

 

第二次是在2016年,平常我和几个朋友一遇到双休都会去做义工,想在闲瑕之余做点更有意义的事。那天刚好周六,义工联要搞活动,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才收拾,我回到瓦窑排时已经快十一点了,还没走到我那一栋出租楼,门口挤满了人,一般这种情况要么就是着火了,要么就是死人了,要么就是车撞着人了……。因为这些在身边发生的太多了,我加快步伐跑到人群中,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大门外有老人 在拿着旱烟袋在葡挞葡挞的抽着烟,年青人都找一个塑料袋垫着在玩手机,哺乳期的大姐怀里报着几个月大的孩子不断的走来走去,老太太看看被封闭的门深深的叹气……我观察了一圈,竟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拿出门禁对着门口的感应器“嘀、嘀嘀嘀……”红灯一直亮着,

 

“别费力气了,大门坏了,我们从八点待到现在了,里面的人出不来,我们进不去。”

 

抽烟的大爷说完又继续抽烟。

 

“那你们没去居委会吗?没找开锁公司吗?没报警吗?”

 

我一连串的追问人群中都底着头继续忙着各自的“活”,没一个人答我的话。

 

遇到问题要解决问题,我身为一名义工,要做到前面。我去了居委会,我把情况反映了以后,保安迷着犯困的眼睛斜瞄了我一眼说:“都下班了,有事明天上班时间在来。”说完脚敲在桌子上,身子斜躺着沙发椅子上,帽子盖着脸准备睡觉。

 

我只好回到那一栋的出租房,我又打了110,警察骑着摩托车来了,了解情况后说:“这个我也没办法?”说完骑着车扬长而去。我一急之下又打了119,他们十几分钟过来,寻问情况后说:“那只有憋锁了,不过这个门会埙坏,这个埙失谁来付?”顿时人群中鸦鹊无声,这一个门好几千块,对于这些打工的,谁能付得起?火警看没人应答,摇着头也开车走了……这是我与警察的第二次较量。

 

第三次是在2018年在南阳,我热心去帮助别人结果被抓进警察局。那是今年五份我刚找到工作,适应期三天,我刚去过试用期的第二天,正在上班时嫂子打电话过来说:“妹妹,你认识的人多,能不能帮找个律师咨询一下,我表哥家孩子在南阳的靳岗小学从二楼摔下来死了,这都快一个月了还没解决……”

 

我挂了电话,九点半下班后骑着电车去了南石医院的太平间见到了在太平间放快一个月的孩子,他静静的躺在水晶棺里,父母在孩子的两侧守候已经整整24天,这一对夫妻是老年得独子,看到我的到来,他们哭泣着拉着我的手跪着说:“谢谢,我们接到校方的电话孩子已经在南石医院进行抢救,第二天接到医生给的死亡通知单后转到这太平间的。

 

二十多天过去了,校方竟没过来给我孩子上过一柱香,他们只管我们的吃住,好像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看着我们不要往上告,还告诉我们说某某地方在校车焖死个小孩才赔了30万,某某地溺水死一个小孩才赔20万,孩子才八岁对社会也没做出什么贡献,二三十万不少了。我们去区教育局三次局长都躲着不见,我们又去市教育局三次局长也躲着不见,我们怎么办?唔……吾……”

 

我急忙搀扶他们起来说:“我们合计合计看看怎么办?”

 

经过我们再三商量,最后决定明天我们兵分两路,昨天校方说第二天谈判,我方也不能赴约,找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去与那帮人谈,孩子的父母抱着遗像去区教育局和市教育局见局长讨要说法,我和孩子的两个姑姑还有孩子的父母坐上车去了南阳区教育局直接冲进局长办公室,可办公室其余的桌子上都有人在办公,唯独局长不在,孩子妈妈手捧着孩子的遗像哭着质问:“局长每天都那么忙吗?我已经来了四次了,为何不见我?我是来反映问题的你们怕什么?”

 

这时一个胖胖的男人提着茶壶走进办公室说:“别激动,有事去隔壁房间里聊。”他伸手去拉哭泣的母亲,这时她猛的甩开他的手,眼睛瞪着他说:“别来这套,区教育局的局长不见我,我就去市教育局,我就不信没个说理的地。”说完我们快步走到楼下,坐上车去市教育局。

 

谁知局长办公室锁着门,我们推开副局长的办公室,副局长一看这情景,急忙说:“我去个厕所,马上回来。”说完急匆匆的跑了,孩子的父母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双双跪在地下除了放声大哭,顿时一,二,三楼的工作人员都拥了上来,有七八个人对我方进行了群攻,指手画脚的态度恶掠。

 

这时孩子的两个姑姑不知躲到那里,为了不让受害方再次受到伤害,我急忙拿出手机进行视频,这时那几个人冲过来要抢手机,幸亏我反映快,可他们拼命的拉扯,把我从三楼拽到一楼,他们敢快把大门锁了大声叫道:“别让她跑了。”

 

我顿时哭笑不得,人家就是来这反映问题,局长锁着门,副局长吓的逃跑,你们对受害方还进行语言上的群攻,我只不过拿手机拍视频吓呼吓呼你,你们这些人怕什么哪?我心里暗生欢喜,你们既然怕,那我就假装给媒体朋友打电话说曝光次事,做了这些看能不能把局长逼出来让我方反映诉求。

 

“喂,你好,我要报料……一定要把他报出去,不管在国内或者是国外。”

 

我旁边有一个女的一直在偷偷的听,我故意把声音放大。她讯速的通风报信,这时门口开来一辆警车,到门口停下,从车上下来四五位警察,过来不容分说急速的抢走我的手机,用凶恶的口气问:“你叫什么名字,身份证拿出来,你冒充记者,跟我们走一趟。”

 

这时候死者的父母紧紧的抓住了警察说:“她是我表妹,不是记者,我们家属都可以证明。”警察摔开她的手,把我摁进了警车,当时南阳市教育局门口有几百名群众都在围观,有的还在议论:“这女的犯了什么事?”其实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怕,我也不知道我犯了什么事?

 

在车上本来是五人坐,那五个壮汉把我挤到角落里,天气热,车里又闷,顿时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你好,能不能把空调打开,我闷的难受。”

 

“你最好给我放老实点,你以为在你家呀。”

 

说完他冷笑的摇摇头。

 

大概十分钟到了派出所,刚下车,两个警察摁着我的胳膊,我猛力的一甩说:“我不用你扶,我自己会走。”

 

“你在不老实,信不信关你两个月。”

 

那个胖胖的警察说。我被关进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个人在看守,经过这一折腾我的身体像火烧一样,心慌、气短……

 

“你好,能给我接一杯水吗?我这会难受,可能高血压犯了。”

 

房间那个警察抬头看了我一眼说:“我这里没水,你要不嫌弃他指着桌子上有半瓶矿泉水说这个你可以喝。”我看了一眼盖子都不知飞那了,那瓶子黑黑的,顿时让我反胃。

 

“我嫌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越来越难受,我请求四次要喝水和吃降压药,那警察跟本就不理我,继续玩手机……

 

我实在受不了了,大声的说:“我要报警。”

 

“你神经病呀,这就是警察局。”

 

“我要报急救,我需要立马给我检查身体。”

 

经过我再三请求,他们终于打了急救电话,很快医生来了,我要求给我量血压,医生量完血压后说:“高压220,底压110,要立马去医院。”几个人拉我,我用力的挣扎,并生气的说:“去医院不花钱呀,我这高血压是你们造成的,你们不能不管。”

 

这时抓我的那个胖胖的警察冲到我面前瞪着眼睛说:“怎么,你还想讹我吗?信不信我能死你。”

 

这时两个警察急忙过来把他拉开,我停在那里,看他们怎么处理。

 

不一会,一个警察拿了五十块塞到我手里说:“你先去看病,不够我在给你送过去,病要紧,别耽误了。”

 

两个医生搀扶着我准备离开警察局,走到门口我看到了那个胖警察斜着眼看了我一眼,那眼神,那神态真想把我吃了一样。

 

“哎,我想问一下,你不是说要关我两个月吗?我是不是出院后继续回来找你?”

 

他伸开一个手臂,食指颤颤抖抖的指着我说:“你,你,你,我永远都不想看见你。”

 

我坐到救护车上,透过车窗看到那警察气的捂着肚子,我当时心里特别的痛快。

 

到医院后,那五十块只够办张卡还欠十块,我又给警察局打电话要医疗费,电话那端竟说让我出示相应的证据,真是太可笑了,手机被你们没收,资料全被你们删了,我能提供什么?就这样带病逃出了医院……

 

通过这三件事我深深的了解了“人民警察”,他们早已失去了警察的形象,遇到事情千万不要找警察,他们只会往你伤口上多撒点盐,与那地皮流氓没什么区别。

一说起警察,在电视影片中经常出现,由于受这些的影响,从小在心目中埋藏的形象就是正义的化身,他们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一有事找警察准没错。

 

直到在我身上发生了几件事以后我才深深的体会到“警察”在现实生活中并不是这样,他倾向与有钱有势的人,他们执法犯法,他们一手遮天,他们无法无天,他们不配穿那套衣服,他们对不起身上的国徽,他们使这个中国越来越乱,他们每天拿着政府的军响,吃着农民种的粮食,穿着工人做的衣服,他们却不管工人农民的死活用手中的权利非法欺负工人和农民,话不多说,言规正转,先看看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2014年我孩子被坏人骗走,我选择了报警,警官口口声声说:“你的案子我们已经受理了,我们会尽力替你找的。”我找遍了深圳很多个大街小巷,直到深夜两点钟左右看到正在雪象巡逻的,我问有没有孩子的情况,谁知那些巡逻的人跟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顿时我的心比冰棍还凉,我的案子不是宝岗派出所受理了吗?怎么这些巡逻队还问我:“这孩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自己回想一下本人报警了以后,警察也没有去现场寻问,更没有给我回执。我一急之下找到朋友帮忙出主意,朋友一听我的讲述后哈哈笑着说:“你指望那些警察还不如指望一条狗,她给我都市频道的电话让我报媒体。”我照着她说的打了电话33311111,第二天他们开着车做了事情的了解后并带着我到处贴了寻人启事

 

第三天就在电视的都市频道报道了我的事,上面最后就说:“宝岗派出所也介入了调查。”从那天播了以后当晚我找孩子到两三点时又碰到了正在巡逻的保安,又上去寻问孩子的情况,他说:“奥,我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有你孩子的照片,看到了一定把他给你送回去。”都市频道做的好,他们会跟踪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直到结束。他们也请来了律师并做了评估说:“那个骗我孩子的人如果抓到了,是属于敲诈勒索罪,要判五到七年有期徒刑。”经过家属、媒体、警方的共同努力,孩子失散半个月后终于找回来了,罪犯也被抓了

 

后来.,罪犯有一天用微信加了我老公后发了这样的一条信息:我被关了半个月后,我舅舅用八千块钱把我弄了出来,警察说其中有三千元是我骗你们的钱,他说要还给你们的,但我想他不会给你的。我一气之下打通了警官的电话:“你好,我是……,我想问我的这个案子进展怎么样了?”

“证据不足人放了。”

“没别的吗?”

“没了。”

听到警察没有还我钱的意思,我就把罪犯发的信息念给他听,他听后吞吞吐吐地说:“奥、奥、我差点忘了,把你们的三千块钱要过来了,有空过来拿一下。”这是第一次和警察的较量。

 

第二次是在2016年,平常我和几个朋友一遇到双休都会去做义工,想在闲瑕之余做点更有意义的事。那天刚好周六,义工联要搞活动,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才收拾,我回到瓦窑排时已经快十一点了,还没走到我那一栋出租楼,门口挤满了人,一般这种情况要么就是着火了,要么就是死人了,要么就是车撞着人了……。因为这些在身边发生的太多了,我加快步伐跑到人群中,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大门外有老人 在拿着旱烟袋在葡挞葡挞的抽着烟,年青人都找一个塑料袋垫着在玩手机,哺乳期的大姐怀里报着几个月大的孩子不断的走来走去,老太太看看被封闭的门深深的叹气……我观察了一圈,竟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拿出门禁对着门口的感应器“嘀、嘀嘀嘀……”红灯一直亮着,

 

“别费力气了,大门坏了,我们从八点待到现在了,里面的人出不来,我们进不去。”

 

抽烟的大爷说完又继续抽烟。

 

“那你们没去居委会吗?没找开锁公司吗?没报警吗?”

 

我一连串的追问人群中都底着头继续忙着各自的“活”,没一个人答我的话。

 

遇到问题要解决问题,我身为一名义工,要做到前面。我去了居委会,我把情况反映了以后,保安迷着犯困的眼睛斜瞄了我一眼说:“都下班了,有事明天上班时间在来。”说完脚敲在桌子上,身子斜躺着沙发椅子上,帽子盖着脸准备睡觉。

 

我只好回到那一栋的出租房,我又打了110,警察骑着摩托车来了,了解情况后说:“这个我也没办法?”说完骑着车扬长而去。我一急之下又打了119,他们十几分钟过来,寻问情况后说:“那只有憋锁了,不过这个门会埙坏,这个埙失谁来付?”顿时人群中鸦鹊无声,这一个门好几千块,对于这些打工的,谁能付得起?火警看没人应答,摇着头也开车走了……这是我与警察的第二次较量。

 

第三次是在2018年在南阳,我热心去帮助别人结果被抓进警察局。那是今年五份我刚找到工作,适应期三天,我刚去过试用期的第二天,正在上班时嫂子打电话过来说:“妹妹,你认识的人多,能不能帮找个律师咨询一下,我表哥家孩子在南阳的靳岗小学从二楼摔下来死了,这都快一个月了还没解决……”

 

我挂了电话,九点半下班后骑着电车去了南石医院的太平间见到了在太平间放快一个月的孩子,他静静的躺在水晶棺里,父母在孩子的两侧守候已经整整24天,这一对夫妻是老年得独子,看到我的到来,他们哭泣着拉着我的手跪着说:“谢谢,我们接到校方的电话孩子已经在南石医院进行抢救,第二天接到医生给的死亡通知单后转到这太平间的。

 

二十多天过去了,校方竟没过来给我孩子上过一柱香,他们只管我们的吃住,好像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看着我们不要往上告,还告诉我们说某某地方在校车焖死个小孩才赔了30万,某某地溺水死一个小孩才赔20万,孩子才八岁对社会也没做出什么贡献,二三十万不少了。我们去区教育局三次局长都躲着不见,我们又去市教育局三次局长也躲着不见,我们怎么办?唔……吾……”

 

我急忙搀扶他们起来说:“我们合计合计看看怎么办?”

 

经过我们再三商量,最后决定明天我们兵分两路,昨天校方说第二天谈判,我方也不能赴约,找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去与那帮人谈,孩子的父母抱着遗像去区教育局和市教育局见局长讨要说法,我和孩子的两个姑姑还有孩子的父母坐上车去了南阳区教育局直接冲进局长办公室,可办公室其余的桌子上都有人在办公,唯独局长不在,孩子妈妈手捧着孩子的遗像哭着质问:“局长每天都那么忙吗?我已经来了四次了,为何不见我?我是来反映问题的你们怕什么?”

 

这时一个胖胖的男人提着茶壶走进办公室说:“别激动,有事去隔壁房间里聊。”他伸手去拉哭泣的母亲,这时她猛的甩开他的手,眼睛瞪着他说:“别来这套,区教育局的局长不见我,我就去市教育局,我就不信没个说理的地。”说完我们快步走到楼下,坐上车去市教育局。

 

谁知局长办公室锁着门,我们推开副局长的办公室,副局长一看这情景,急忙说:“我去个厕所,马上回来。”说完急匆匆的跑了,孩子的父母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双双跪在地下除了放声大哭,顿时一,二,三楼的工作人员都拥了上来,有七八个人对我方进行了群攻,指手画脚的态度恶掠。

 

这时孩子的两个姑姑不知躲到那里,为了不让受害方再次受到伤害,我急忙拿出手机进行视频,这时那几个人冲过来要抢手机,幸亏我反映快,可他们拼命的拉扯,把我从三楼拽到一楼,他们敢快把大门锁了大声叫道:“别让她跑了。”

 

我顿时哭笑不得,人家就是来这反映问题,局长锁着门,副局长吓的逃跑,你们对受害方还进行语言上的群攻,我只不过拿手机拍视频吓呼吓呼你,你们这些人怕什么哪?我心里暗生欢喜,你们既然怕,那我就假装给媒体朋友打电话说曝光次事,做了这些看能不能把局长逼出来让我方反映诉求。

 

“喂,你好,我要报料……一定要把他报出去,不管在国内或者是国外。”

 

我旁边有一个女的一直在偷偷的听,我故意把声音放大。她讯速的通风报信,这时门口开来一辆警车,到门口停下,从车上下来四五位警察,过来不容分说急速的抢走我的手机,用凶恶的口气问:“你叫什么名字,身份证拿出来,你冒充记者,跟我们走一趟。”

 

这时候死者的父母紧紧的抓住了警察说:“她是我表妹,不是记者,我们家属都可以证明。”警察摔开她的手,把我摁进了警车,当时南阳市教育局门口有几百名群众都在围观,有的还在议论:“这女的犯了什么事?”其实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怕,我也不知道我犯了什么事?

 

在车上本来是五人坐,那五个壮汉把我挤到角落里,天气热,车里又闷,顿时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你好,能不能把空调打开,我闷的难受。”

 

“你最好给我放老实点,你以为在你家呀。”

 

说完他冷笑的摇摇头。

 

大概十分钟到了派出所,刚下车,两个警察摁着我的胳膊,我猛力的一甩说:“我不用你扶,我自己会走。”

 

“你在不老实,信不信关你两个月。”

 

那个胖胖的警察说。我被关进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个人在看守,经过这一折腾我的身体像火烧一样,心慌、气短……

 

“你好,能给我接一杯水吗?我这会难受,可能高血压犯了。”

 

房间那个警察抬头看了我一眼说:“我这里没水,你要不嫌弃他指着桌子上有半瓶矿泉水说这个你可以喝。”我看了一眼盖子都不知飞那了,那瓶子黑黑的,顿时让我反胃。

 

“我嫌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越来越难受,我请求四次要喝水和吃降压药,那警察跟本就不理我,继续玩手机……

 

我实在受不了了,大声的说:“我要报警。”

 

“你神经病呀,这就是警察局。”

 

“我要报急救,我需要立马给我检查身体。”

 

经过我再三请求,他们终于打了急救电话,很快医生来了,我要求给我量血压,医生量完血压后说:“高压220,底压110,要立马去医院。”几个人拉我,我用力的挣扎,并生气的说:“去医院不花钱呀,我这高血压是你们造成的,你们不能不管。”

 

这时抓我的那个胖胖的警察冲到我面前瞪着眼睛说:“怎么,你还想讹我吗?信不信我能死你。”

 

这时两个警察急忙过来把他拉开,我停在那里,看他们怎么处理。

 

不一会,一个警察拿了五十块塞到我手里说:“你先去看病,不够我在给你送过去,病要紧,别耽误了。”

 

两个医生搀扶着我准备离开警察局,走到门口我看到了那个胖警察斜着眼看了我一眼,那眼神,那神态真想把我吃了一样。

 

“哎,我想问一下,你不是说要关我两个月吗?我是不是出院后继续回来找你?”

 

他伸开一个手臂,食指颤颤抖抖的指着我说:“你,你,你,我永远都不想看见你。”

 

我坐到救护车上,透过车窗看到那警察气的捂着肚子,我当时心里特别的痛快。

 

到医院后,那五十块只够办张卡还欠十块,我又给警察局打电话要医疗费,电话那端竟说让我出示相应的证据,真是太可笑了,手机被你们没收,资料全被你们删了,我能提供什么?就这样带病逃出了医院……

 

通过这三件事我深深的了解了“人民警察”,他们早已失去了警察的形象,遇到事情千万不要找警察,他们只会往你伤口上多撒点盐,与那地皮流氓没什么区别。

 

作者:俺是一线工人



留言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