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期待北语团委的一个答复

【最新消息 | 北语社团遭限制,声援团同志被秋后算账?!】佳±建会工人线下声援团成员之一胡姣慧今日发布声明,其任职社长所在的北京语言大学新新青年社团在新学期被校团委限制招新!请大家拨打电话要求校团委部长给声援团一个答复!北语校团委电话: 010—82303021

 

下面是文章全文:

我是北京语言大学新新青年社团现任社长,2016级本科生王玄。

新新青年社团是2015年成立的社团,三年来,我们一直秉持着“心系底层,关注社会,独立思考,承担责任”的理念,力做北语最具思想性和实践性的青年社团。记得我们在初夏的夜幕里席地而坐,因为某个社会热点引发了热烈的辩论,到操场关门也舍不得回去;记得走在城中村狭窄的小巷子里,大家低头避着水坑,谈论着新闻里在火灾中丧生的外来打工者,我们的头顶就是缠绕在一起的电线;也记得建筑工大哥被石灰烫伤的手臂,不懂劳动法的他没有得到任何赔偿;年仅花甲的大婶仍然做着最辛苦的清洁工,打工的日子似乎看不到头。那些瞬间,我们逐渐下定决心,扎根于广大的劳动群众之中,尽力做些事情,让他们生活得更有尊严,让他们的价值被人看见。所以我们鼓励青年人关注身边的普通劳动者,走出书斋,拒绝佛系,积极地探索这个社会的更多可能。


去年,我们申请并举办了爱心后勤义诊活动,免费为后勤工友们检查血压、血糖,为他们提供一些保健的相关知识。虽然只是简单的检查,但工友们都陆陆续续过来了。

我们发现,每天辛苦工作的工友们,生病了很少“奢侈”地去医院,毕竟随便一个感冒就可能花掉他们一天的工资,所以工友们不舒服了大多都是撑着,更不用说定期做检查了。是这些工友们,为我们创造出干净的校园环境,为我们打造了舒适的大学生活,然而我们却很少关心甚至不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那次活动后,我们更深刻地感受到,我们应该给予这些普通劳动者更多的关注。

刚刚过去的这个学期,我们申请并举办了“带垃圾下楼”系列宣传活动。我们呼吁同学们承担起自己应有的责任,给保洁阿姨们减轻一些负担。宿舍楼楼道两侧的垃圾让阿姨们不得不每天弯腰上千次,还要小心外卖的汤水和尖锐物品,但其实“住宿协议”上明确规定了学生是要自己带垃圾下楼的。同学们一时的疏忽或懒惰却让阿姨们的工作量激增,记得一份同学设计的明信片上写着“你的垃圾只是冰山一角”。我们当时在十号楼一个个宿舍地敲门宣传,耐心地向同学们讲述阿姨的不易,提醒协议里的内容,呼吁同学们自己带垃圾下楼。很多同学对此表示十分支持,也有同学说,以后想和阿姨们主动打个招呼聊聊天。看着保洁阿姨们由衷的笑容,我们更体会到自己是有能力做出改变的,也感受到了肩上担子的重量。

社团平时的活动包括读书会、观影会等形式,鼓励同学们积极思考,关注社会,成为有社会责任感、有担当的青年。

我们相信,这样的一个社团,不仅是在北语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在社会上也是有一定的影响力和深远的意义的。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社团,近日却平白蒙冤。


新的学年即将开始,我带着对社团发展的美好憧憬提前来到学校,马上投入了紧锣密鼓的准备工作中。然而,8月25日社理公众号突然发出通告说我们社团要进行整改,且在最近不能进行任何宣传和招新。这真如晴天霹雳一般。

坦白讲,这段时间,一直有疑惑、担忧的情绪萦绕在我和社团其他成员的心头,尽管我们一直试图弄清一些问题,但只能说“剃头挑子一头热”。一切都要从8月17日说起。

8月17日,我们发现社理公众号“发现社团”一栏介绍学术类社团的推送里新新青年社团的公众号二维码是我们已经注销了的旧号,而非我们如今的公众号。然而在7月27日我们上交社理的社团资料里,已经附上了新公众号的二维码。在与社团部张部长沟通时,她只表示现在已经无法修改,并没有解释导致失误的具体原因。我们向部长询问补救措施,张部长对此也没有回应。

8月18日,我们看到社理公众号普及学术类社团的推送基本都已发送完毕,但迟迟不见关于我们的任何宣传,便向社团部张部长询问。部长给出的解释是“学生处团委决定暂不宣传新新青年社团,具体原因开学后面谈”。首先,这个“不宣传”的意思是社理目前不推广我社,还是之后我社自己的宣传招新也会受到影响?其次,为何现在不能给出具体理由呢?究竟有什么理由足以让团委下令不宣传我们社团,我们为什么就被特殊化了? 我们对此表示十分不解,如果我们有何过错,完全可以直接指出,我们早点知道问题,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何乐而不为呢。这样突如其来的决定让我们又疑惑,又担忧,这对我社招新工作的准备、工作计划的制订都造成了很大影响。

我们随即明确表达了疑惑,阐明了我们对此问题的态度,然而仍旧没有得到任何正面的回应。

既然联系部长无效,我转而向部长们询问团委老师的电话,希望直接与老师沟通。但是有部长表示不能越级找团委老师,而有部长直到现在没有任何回应。虽然我们表示很不理解不能越级这个规定,毕竟这个问题十分紧急,且只与部长沟通的途径又走不通,但是考虑到部长说的难处,即越级之后社理部长和主席会受到指责,我们就没有坚持询问。后来我们重申了我们的观点,并且请社团部张部长转达给团委老师。很遗憾,一直到现在,仍旧没有得到部长的回应

关于注册的审批结果什么时候出来,社团部部长也没有回应。

即使我们一直坚持表达我们希望问题得到尽快的解决,但从8月20日晚上开始,社团部张部长再也没有回复过我们的消息。在此过程当中,我们与部长的沟通始终保持积极的态度,并且也考虑到了其难处,然而社团部部长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直到8月25日晚上,社理一则通告,直接把我们打入了万丈深渊。

暂且不说社理关于此事没有任何事先通知,就本通告的具体内容而言,也是极其含糊。我们具体违反了哪一条规章制度?短短的一句“违反了其中的一项或多项”,却没有列出具体对应的条例;而按照《北京语言大学学生社团管理规定》的内容,也只有社团违规比较严重的时候才会直接要求整改,然而社理对于为什么我们违规如此严重,也没有任何解释。我们相信其他两个被要求整改的社团同样也是无法接受的吧。

以下是该推送提到的几个违规理由

1.    活动举办次数无或较少;

2.    活动质量偏低,参与人数少;

3.    社团各月评优总分偏低;

4.    公众号管理不到位,没有达到其所宣扬的作用;

5.    社团或其成员未经学校允许参加社会活动。

第一,这些理由依据的相关规定并没有列出;第二,这些理由本身就值得让人质疑:

1.    举办活动“较少”、参与人数少、月评优评分、公众号没有达到“宣扬的作用”?我们在《北京语言大学学生社团管理规定》里面几乎没有看到任何相关规定。这些标准合理吗?这几个社团出现这些情况的证据又在哪里?

2.    关于第五条,我们更是无法找到根据。我们想问什么样的活动算是社会活动?又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三个社团中的任何一个参与了所谓“社会活动”?《北京语言大学学生社团管理规定》上我们也完全找不到一条条例,规定了社团成员不以社团名义参与社会活动会影响到对社团的评价。

这则通告让这些受到整改的社团“认真检查自身问题”,但是究竟我们的具体问题是什么呢?没有说清的话我们怎么检查呢?又如何去进行“整改”?

整改期间,社团不得进行相关宣传、不得注册、不得招新,然而怎样算是整改合格,整改合格之后我们的招新工作又能否继续?但无论如何,我们的招新工作必定受到极大的影响!

通告提到希望社团理解并配合相关工作,但是我们只能说,只有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才能真正地解决好问题。面对团委和社理方面模棱两可、拒绝解决问题的态度,我们表示无法理解。

针对以上,我代表新新青年社团向社理和团委提出以下诉求:

1. 希望社理对之前一系列的不正面回应的行为作出解释

2. 希望团委老师详细告知不宣传我们社团的原因,并对拖延原因作出解释

3. 希望团委和社理拿出有力的证据说明我们为什么应该受到整改。如果事实证明我们并没有受到整改的理由,希望社理对此作出声明,还我们一个清白,消除此事的影响

希望能尽快得到回复。



留言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