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毅﹕论佳±工人维权事件——以悲壮方式开启未来抗争

【明报文章】持续了接近一个月的深圳佳±工人维权事件,以悲壮的方式暂告一段落:全副武装的警察在8月24日凌晨5时暴力闯进佳±声援团位于广东惠州的驻地,拘押全体成员。据媒体报道,来自全国约50名工人和学生被捕。

8月24日晚,官媒新华社发出报道〈深圳佳±公司工人「维权」事件的背后〉,为事件定性,称佳±工人的维权行动是「寻衅滋事」,是受境外势力煽动和组织的结果。

作为一名长期关注中国劳工状况的社会学家,笔者对新华社的结论不敢苟同。我认为,佳±事件其实是中国近40年的历史发展和社会危机导致的必然。它本该是中国工会改革的一次契机,但官方的处理却葬送了这一机会,令人扼腕。

据笔者了解,佳±科技是深交所上市公司,主要从事焊割设备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其深圳工厂僱用了约1000人。2017年,公司净利润接近1.5亿人民币。公司法人代表和董事长潘磊、人事部经理郭丽群均为深圳市坪山区现任人大代表。但就是这么一家显赫的企业,居然连工会都没有。直到今年5月,有佳±员工向坪山区总工会反映公司存在违反劳动法律法规的行为,区总工会表示可以组建工会解决问题,工人开始发展会员,自主筹建工会。但是佳±公司一直不愿意组建工会,对要求组建工会的工人无故调岗、非法开除甚至殴打。官媒新华社也不得不承认「企业对建会认识不足,建会意愿不高」。

换言之,作为资方的佳±科技违反《劳动法》和《工会法》在先,确凿无疑;佳±员工则是依法按照上级工会指示,开展自主筹建工会的工作。在这一过程中,即使有部分工人在厂方的多方刁难下出现过激行为,也是可以理解的。官媒披露了工人冲进厂区试图复工、声援人士在派出所门口列队喊口号和进入派出所讨要说法的照片。至于这些行为是否违法,仍是值得商榷。

另外,新华社的报道认为,佳±维权事件是境外势力煽动和组织的结果。但笔者认为,这是一种转移视线、以莫须有罪名强加一场合理的工人抗争,白白断送了上级工会与基层工人携手共建企业工会的契机。站在十字路口的工会,又一次失去了真正改革的机会。

 

深层次的劳资矛盾

40年来的改革开放,既缔造了中国的经济奇迹,也缔造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工人阶级。但是,以劳动亲手缔造了中国奇迹的农民工,不仅无法获得和经济发展相匹配的劳动收入,连根本的合法权益都无法得到保障。即使是最最基本的劳动合同,直到2016年,与僱主或单位签订了劳动合同的农民工比重也只有35.1%。到2017年,中国国家统计局甚至连农民工劳动合同签订率都不公布了。我多年关注的建筑工人,一直缺少一纸劳动合同来维护他们的权益,他们多次要求组建工会,都求助无门。

面对严峻的劳资矛盾,中国工人从争取涨薪、改善福利待遇、追讨欠薪和工伤赔偿,到追缴「五险一金」(养老、工伤、生育、失业、医疗保险及公积金)、争取合理搬厂安置和赔偿等,不断地反抗着。但是中国工人也日渐意识到,假如没有自己的组织,就无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即使抗争成功,胜利果实也会被收割。因此,佳±工人要求自主组建工会的行动,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是中国工人政治意识觉醒的直观反映。

 

有希望的年轻一代

今天,中国社会经历高速的经济发展后,出现经济停滞不前、贫富分化愈来愈严重等变化,舆论常常将中国青年一代视为垮掉的一代。然而在这次佳±维权事件中,我们可喜地看见进步青年主动和工人运动结合的趋势。佳±声援团的核心成员沈梦雨和岳昕都是「90后」,她们怀有坚定的左翼政治理想,果断放弃名校光环赋予的特权,进入工厂成为流水线工人。声援团中还有许多来自中国精英高校的学生,他们在暑假期间来到工业区声援佳±工友的正义抗争。他们拒绝成为精致的功利主义者,他们的无私行为重拾了中国共产党早期学生和工人相结合的激进左翼运动传统,是中国青年一代对中国该往何处去的积极探索。对历史的凝视,是对未来的准备。他们对社会主义历史有多深刻的反思,就能对资本主义社会作出多远大的超越。

所以,笔者认为,就佳±事件而言,无论是工人的自发抗争,还是左翼学生的积极支援,都呈现了中国社会深入改革的必要。这次佳±事件初期如果处理得当,能由上级工会介入,支持佳±工人自主组建工会,而不是最终靠出动警察暴力清场,扣以境外势力煽动的罪名,指摘工人不在法律框架内维权的尴尬收场,那我们本有可能探索一种新的处理中国劳资矛盾的办法,依靠工人的力量,探索中国工会的改革和出路。可惜这一次,已经覆水难收。未来,只有寄望年轻一代真正的深谙民间疾苦,培养出大无畏精神,协力与新生代工人阶级建立新社会。

作者是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潘毅]

 



留言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