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肺生死战:从地下到地表的硝烟!

其实这归根到底还是资方跟政府联合欺压工友的结果

尘肺战,打输了生命就划上句号

那年,刚过了40岁的堂哥在春节前的一个星期走了。本来是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不曾想,是这样一个结果。他的肺出了问题,医院表示无能为力,送回来的路上已经是要靠氧气管维持生命了,氧气一断,便客死他乡。

从周围亲戚的讨论中,我知道堂哥早年间从事过有关大理石的工作,大概他的肺在那时就埋下了病魔的种子。堂哥的离去,给家庭带来的变化是巨大且残酷的,堂嫂变得沉默寡言,女儿初中毕业之后便外出打工,儿子年幼,对父亲的离去尚不知意味着什么。

那是我第一次见识到尘肺病的残酷,它带走了一个人,击碎了一个家庭,在我还对它一知半解的时候就已经让我刻骨铭心了。然而,当我真正去了解它的时候,才发现它已经“势不可挡”。

 

硝烟四起的尘肺战!

当年,改革的春风吹过,深圳迎来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作为经济特区,它的发展速度是为世人所惊叹的。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人的作用,特别是从事在一线的劳动者。风钻在当时是一种特别吃香的工作,而当时深圳的风钻工几乎都是来自湖南的汨罗、耒阳和张家界这三个地方。他们常年从事在大量粉尘充斥的环境中,保护措施形同虚设,不可避免的会把粉尘吸入到肺部当中,而对此存在的危害却不了解。

终于,可怕的尘肺病在09年深圳爆发“尘肺门”事件之后暴露在世人的面前。跪着呼吸、半躺着睡觉、氧气机维持、瘦骨如柴,这是一个呈现在人们面前的尘肺病工人形象,家庭破落、孩子抚养和老人赡养问题,这是尘肺病工人所在家庭出现的情况。

 

面对如此惨状,尘肺病工友们相继走上维权的道路,在“尘肺门”事件中,经过工友们艰苦的斗争,最终换来这样一个结果:经医院确诊患上了尘肺病的工友,每人拿到7万到13万的人道主义关怀金,而经确诊没有患上尘肺病的工友则没有任何补偿。这样一个结果当然是妥协性的结果,既算不上法律层面的赔偿,而且数额较少,支撑不了他们的医疗费用,更别说丧失劳动力之后的补偿。

 

当然,事情也远远没有结束,尘肺病又展示了它可怕的一面——存在几年到十几年的潜伏期。那些在09年没有诊断出来的工友,又陆陆续续的患上了严重的尘肺病,随之而来的便是给个人及家庭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因此,从2018年初,深圳维权的道路上再次出现了大规模尘肺病工友的身影。

 

然而,这一次的维权之路却是更加的艰难,形势也更加复杂。面对深圳市政府各种阻扰,尘肺病工友们一次次的维权都没能达到目的,反而让自己背上了巨大的经济压力,同时身体状况也是更加恶化。当然,这些都没有且也不会摧毁工友们维护自己权益,拿到经济补偿的必胜信心。最近,耒阳的工友们通过行为艺术进行公益宣传活动,他们身穿带有尘肺病色彩的服装,在深圳进行沿街宣传。目前,工友大多被遣送回家,只留下5位代表在进行下一步的斗争。

尘肺工友宣传现场

 

谁是尘肺生死战的始作俑者?!

不难发现,工友们患上尘肺病,不在于他们自身的忽视,而是在一个以经济发展为硬道理的社会中,政府与资方牺牲劳动者身体健康发展经济造成的。资方想要得到更多的利润,不可避免地会在我们工人们身上“做文章”。风钻这种职业,污染危害很大,如果给工人们准备高规格的防护措施,则势必会在开支上大大的增加一笔。据某尘肺病亲属讲述,她丈夫每次从施工井下上来,浑身都是粉尘,连人都认不出来。可见,当时工作环境非常恶劣,但是给他们的防护措施却只有一个低劣的口罩,这样子相当于是在牺牲工人的生命在给老板创造财富,而一旦工人身体出了问题,便被抛弃一旁。

 

而在工友们维权的过程中,政府以各种理由阻扰维权进展,说什么不能确定劳动关系,其实这归根到底还是资方跟政府联合欺压工友的结果,本来确定劳动关系是要签订劳动合同的,而资方为了规避风险及增加利润,自然不会给工人签,而工人当时也处于弱势的一方,出于不了解情况或被迫而妥协,但是,作为政府,其有关部门在法律上是应当执行它的监督职能,保证工人的合法权益。故,造成目前无法确定劳动关系的情况,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在09年“尘肺门”事件之后,那些经医院确诊没有患上尘肺病的工友却又陆续患上,其发病之快,一经诊断,便到了尘肺三期,可见,当年医院对工友的诊断是极不负责的,甚至都有隐瞒病情的可能,这背后究竟谁在主使,想来也是明白的。

 

当然,政府与资方的还有更加冷酷的手段。不说资方如何阻扰工友,且说打着“为人民服务”口号的政府倒是在积极阻扰工友维权,看看政府的对付工友伎俩:

1.通知医院不给工友进行尘肺职业病的诊断;

2.在维权的过程中,派出大量警力对工友进行“保护”;

3.禁止外界包括媒体、志愿者等进行帮助;

4.把工友们分散居住,企图分化工友力量;

5.联合工友老家的当地政府通过欺骗的手段把工友送回家;

6.政府各部门“踢皮球”,拖着不给解决问题,让工友本来就困难的经济能力,更是雪上加霜,间接逼着工友回家;

7.把维权工友登记上黑名单,这样一来几乎没有宾馆敢让他们住居。

 

看到这样的政府行为,不难发现,从尘肺病的出现到尘肺病工友得不到相应的治疗,责任完全都是资方和政府一手造成的,是他们强行加在工人身上的病。而工友们的维权刚好是在政府行政乱作为与不作为的情况下维护权益的正当行为。

 

敢问路在何方

面对这样一场艰苦的“战争”,尘肺病工友接下来应该如何进一步跟阻扰势力作斗争,这是问题的关键。在没有更好的方法下,也许只有通过坚持不懈的斗争,同时争取团结更多的人的帮助,形成更大的力量,才能赢得“战争”。

当然要说明的是,这关乎的不仅是尘肺病工友的事情,在压迫剥削面前,他们不能独善其身,我们便不能苟居一室。相信经过大家一次次的维权,总会看清楚怎样一条路才工人们的出路。



留言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