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深圳湖南两地政府忽悠尘肺工友大合集

尘肺工友维权快一年了,每一次,政府都软硬兼施,其中开空头承诺、老家领导打悲情牌等忽悠手段用得最多。这些忽悠手段,因为工友对政府的信任,而显得更加有效,但也更加令人不齿!

目前工友们在深圳人才园遭遇清场!而在11月14号15号,也就是明后两天,人才园将举办“第二十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人才与智力交流会”。所以今天政府很可能为了把大家弄回老家,在使用暴力手段之后,又会开出一个看起来让人心动的空头承诺,来安抚被清场的工友。

此时正是尘肺病工友在深圳维权的关键时刻,我们来看看每一次工人是怎么被忽悠的!我们要吸取教训,不能再吃这些亏了!

1月份(1月7日-22日)
Sz政府一方面把几个地方的工友分开住避免工友串联(有工友交叉住,竟然被领导带着防暴队带走),另一方面则用用暴力手段恐吓工人,抓走几个谈判的代表。在没有代表在场的情况下,领导承诺工友:已经快过年,我们派车送大家回家过年,春节后三月份,深圳会派工作组到县里为你们处理问题,你们先回家,谁不回家到时候就不处理谁的问题。
在软硬兼施下,工友回家了。可是,3月底深圳工作组才到长沙开了个会,但没去县城,直接回了深圳。4月份,深圳工作组来到了县城,但没有给工人一个满意的答复,不过是让工人搜集证据走法律途径云云。焦急等待的工友们,只能再一次南下深圳。

4月份(18日-27日)
这一次领导们态度更强硬,不给任何整体承诺,只说要分类处理,按法律程序走,先确定劳动关系,然后才能做职业病诊断和工伤认定。为了软化一部分工人,领导还私下给几个工友打包票,说一定给他们确定劳动关系。
工友们虽然知道按程序走很不利,但迫于经济压力没钱吃饭等,而五一长假政府部门不上班,工友吃住都得花钱,zf又看似很有诚意的给大家派了大巴车。在各种因素的考虑下工友回家,但准备五一长假后立马再来。

5月份(5月7日-13日)耒阳
这次zf直接宣称有工人带头维权闹事,并在信访现场要抓耒阳的工人代表,但工友奋力反抗,不让带走代表,有多名工友受伤住院。通过这次反抗,zf看到工友的决心,便于5月11日给出盖公章的告知书,明确告知工友:5月26日前给每个人建档并公布,6月30日联合调查工作组完成工人劳动关系的据实认定,对于已确定劳动关系的工人于6月1日前明确赔付原则和方案,其他人于仲裁确定劳动关系后一个月内完成赔付原则和方案。并承诺给工人代表提供食宿,和工作组一起进行建档工作。
可是,工友大部队回家后,代表们表示工作组没有什么诚意,什么都谈不了,“又一次被忽悠了”。

5月14日-6月6日(桑植)
桑植工友再次接力维权,想进一步推动,但也只得到一样的承诺。为了让代表安心,也承诺给留下的代表食宿费用,但是到目前为止,食宿费用都未给。
而政府给三地承诺的赔付方案迟迟不给,最后6月1日只拿了一个先行垫付方案,根本不提赔付二字。工友愤怒了!白纸黑字盖公章的承诺都可以不认账,真不知道zf的诚意在哪里?!

6月4日-6日
愤怒的工人准备去市政府抗议,但被领导说服回家。这次领导又打感情牌,说自己真的很有诚意了,6月10号左右就要去湖南给大家做据实论证,而耒阳的不少工友填写的资料很不完善,需要回家去完善信息。代表们觉得理亏,同意了让大家回家,但大多数工友意见很大,甚至一部分工友还在过来的路上。
之后,代表也承认被忽悠了,据实论战在深圳也可以做啊,为什么一定要回家呢。可是,在领导的忽悠面前,总是一不小心就上当。

7月3日-6日(桑植)
桑植工友在信访办住了一周,清场也无法让工友离开。不过桑植不少人尚未做过职业病诊断(当地已经关闭诊断的渠道),7月6日,领导便承诺给没有检查身体的工友做诊断,让他们回家去做。于是,部分工人被分化,同时工友内部意见不统一,最终在警察的清场压力下回家。
这次也算是一个小的胜利,没检查身体的工友确实在湖南检查了身体,但这个诊断的结果并不能得到深圳的认可,只是让工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体状况。
可是,用这样的分化方式却达到了忽悠工人回家的目的,维权的整体进度并没有真正往前推进。

7月16日-18日(耒阳义宣)
耒阳工友到深圳进行义宣活动,zf压力很大,但也谈不出满意的方案。最后,现场领导说:湖南省长已经得知此事,他让现场领导转话,让工友先回家,之后湖南省委和广东省委直接对接此事,一定会给一个满意的答复,并承诺给每个人200路费回家。
工友选择相信了更高级的父母官,回家了,几个代表留下来继续谈判,可是工友回家后谈判也就没什么可谈的了。而湖南省委的对接最后也不了了之,最终还是只能靠工人自己团结维权。

9月
耒阳工友和桑植的部分三无人员在深圳人才园住了10天左右,一度把人才园的办事窗口都搞瘫痪,并到大街上喊口号,要求政府给饭吃等。最后,领导承诺9月30日给出工友的赔付方案,11月完成赔付。
结果,深圳工作组到县里谈判,给出的方案让工人哭笑不得,赔付算法的基数竟然是按照交社保的时间来确定的,不少人按照09年之前的工资水平来赔付,一个尘肺一期的工友一次性赔偿只能拿到2.8万,工友开玩笑说“只够买个棺材”,三期的最少的也只有21万。这次忽悠简直是侮辱工人的智商,“把我们当叫花子打发了”。

11月5日——11月13日
这一次,三地工人终于团结在一起,提出拒绝被忽悠,不达目的不罢休,拿不到钱就不走人等。从之前的被忽悠过程来看,zf的每次忽悠虽然手段高明娴熟,但事实上只是推迟了维权的进度,并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并且由于工友也看清了zf 的手段,意识到不团结就不可能有结果,于是被逼团结到一起。
11月12日,湖南省委秘书来到深圳,与深圳市进行谈判。两地政府谈判结束后,尘肺工友与深圳市政府进行谈判,谈判持续到第二天凌晨4点。11月13日一大早,大批警察去到人才园,把在人才园里的三百多名工友全部赶出来,工人的行李和被子等也被要求拿出来。一部分工友被弄上大巴开走。
直到中午,仍有部分工友在人才园外的草坪上坚守,这部分工友大多数是无法确定劳动关系的。而现场则有大量警察对工友形成合围之势,人才园附近信号被屏蔽!而在大巴车上,则有领导模样的人给工友发几百块的路费,试图以此安抚工友。

按照此前套路,政府暴力行为之后,肯定又会有新一轮忽悠!可是,为何工友总是一次次被忽悠呢?

轻信领导的承诺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正如一个代表所言,“我们不听领导的,谁给我们解决问题呢”。但事实上,领导是否会为工人解决问题,更多是由工人的维权力度决定的,一个领导,尤其是基层的领导(比如经常忽悠工友的信访办领导们),根本就没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轻信他们的话没有任何的意义。

其次,部分工友们总会首先考虑自己的利益,在领导承诺解决个人问题时就产生妥协心里,但是整体的承诺,白纸黑字盖章的承诺,都可以不兑现,更何况给单个人的承诺呢。

这次,我们绝对不能再被忽悠了!

我们不要承诺,我们要拿到赔偿钱再走!

依靠暴力和谎言,是绝对无法解决尘肺病带来的问题的!除了出台并落实合理的赔付方案,不会再有别的方法可以阻止我们继续来深圳进行维权!



留言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