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再用“境外势力”来侮辱我的智商了,谢谢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总有一股邪恶的力量在环伺着我们强大的祖国。这股邪恶的力量一会儿发展“地下教会”来撬动中国,一会儿扶植维权律师“搞事情”企图颠覆政权,一会儿又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来蛊惑中国大学生,同时还忙着给国内反腐设置议题以引导注意力,收买网约车司机以左右互联网意识形态,时不时还要恶意做空资本市场搞搞股灾……这股操心堪比中南海的神秘力量,就是传说中的“境外势力”。

日前,一直关注和支持湖南尘肺工友维权的杨郑君(网名包子)被深圳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拘。据透露,深圳警方一直在追问包子是否收受境外资金、是否勾结境外势力。事实上,早在2018年5月,当时积极关注和帮助湖南尘肺工友维权的包子,就曾被深圳警方污蔑“境外势力”。深圳警方还故意到湖南尘肺工友中散布消息,强调包子和“境外势力”勾结,以达到恐吓和分化工友的目的。现在,深圳警方还在努力地“收集证据”,以打压包子和湖南尘肺工友的正义维权行动。

“境外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的说法,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九十多年前,李大钊就被北洋政府以“里通外国”罪名通缉后判处绞刑。1925年,青岛、上海等地工人游行抗议日本棉纱厂非法开除及殴打工人,遭到开枪镇压。全国人民怒了,五卅运动爆发。李大钊等人当时在北平组织了5万余人的示威,次年又参与领导北平的反帝反军阀运动。在当时的北洋政府看来,李大钊宣传共产主义,是“里通苏俄”;反帝反军阀,是大逆不道。大概在肉食者眼中,手无寸铁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敢于犯上作乱,而且能产生如此巨大的破坏力,一定是因为有“境外势力”撑腰。今天,一个世纪都快过去了,我们依然能看到这样熟悉的配方,闻到这样熟悉的味道。

可见,一有社会问题,就赖“境外势力”,是所有既得利益者惯用的伎俩。工人阶级反帝反军阀是“里通敌国”,关注和支持湖南尘肺工友维权的包子也被污为“境外势力”。但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假如不是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在旧中国横行霸道,怎么会出现五卅运动?假如改革开放后的工地、矿井、工厂的资本家都严格遵守劳动法律法规,怎么会出现600万尘肺病工人?怎么会出现索赔无门、所以十余次来深圳讨要说法的湖南尘肺工友?

拒不承认社会内部的问题,只知把锅悉数甩给“境外势力”,算不算是在侮辱广大人民群众的智商?为了打压尘肺工人维权,深圳市政法委的有关领导竟然不惜将人民内部矛盾当作敌我矛盾来处理,试图给包子扣上境外势力的帽子,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是激化矛盾的做法。不仅尘肺工人不同意,广大的工人阶级和社会正义人士也绝不会答应。

那些长期漠视尘肺工人权益的资本家和腐败官僚,他们本应该对湖南尘肺工人承担全部责任,深圳市政府这个做法无疑是给这些人继续保驾护航,无疑是对工人阶级主人翁地位的宪法精神的严重背叛!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确实创造了无与伦比的经济增长奇迹。然而,资本的高速积累以中国工人的无数牺牲为代价。国企工人本是国家的主人翁,却被迫“下岗”,被当成社会的包袱。农民工则不得不背井离乡去打工,忍受和家人分离的痛苦,忍受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但薪水只够糊口的痛苦,忍受没有劳动合同和五险一金、不幸遭遇工伤工亡职业病后赔偿无门的痛苦……

最终,中国工人选择在沉默中爆发:因为不满国企私有化,下岗工人将总经理殴打致死;因为不满工厂的血汗和工会的不作为,富士康工人以跳楼表示抗议;因为连最基本的医疗报销和家属赔偿都无法解决,尘肺工友多次到深圳集体维权……有些人指责工人“过激”,但如果不是被迫无奈,他们会走上这样一条路吗?工人们“过激”的初心,只是为了争取本就属于自己的合法权益,这又和“境外势力”何干呢?

在国内严重的舆论封锁压力下,在资本控制媒体的舆论环境下,为了传播自己的声音,尘肺工人自发利用外媒报道自身的遭遇,这本无可厚非,可是这些报道也许就会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污蔑为勾结境外势力,对于这样的污蔑,尘肺工人不会答应,这样的阴谋也绝不会得逞。

讽刺的是,欺压中国人民、剥削中国工人的,正是名副其实的“境外势力”。这些“境外势力”包括1978年后来华投资设厂的境外资本,也包括改革开放后不断膨胀的修正主义走资派。

前者在中国投资,却不遵守中国的劳动法律法规,把中国工人当廉价劳动力使用,攫取中国工人创造的超额利润。他们悍然违法,却不仅逃脱法律制裁,反而屡屡成为肉食者的座上宾。后者通过市场经济的权钱交易,只用了短短40年就变成富可敌国的“赵家人”,自己和家人早已移民英美澳加,只留下自强不息的人民群众继续在血汗工厂厚德载物。也许,所有“境外势力”生而平等,但有些“境外势力”比其他“境外势力”更平等。

幸运的是,万千中国工人阶级,已经用他们30年来反抗肉食者和压迫者的斗争,向世人展示了他们的团结和力量。李大钊们的肉身会陨灭,但只要压迫一日不绝,属于千万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的五卅风雷就会再次上演。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行,螳臂当车只会是被碾成齑粉,然后被后人狠狠地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里。



留言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