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评论

潘毅:深圳佳4工人维权的两大意义

来自全国各地的进步学生和毛左人士亲赴深圳坪山现场声援被捕工友,这不仅加强了对当局的施压,也带动了对事件性质和未来走向等问题的争论。

继续阅读

四评黑警:维持秩序背后的镇压逻辑

打从最开始听说人民警察这个职业,心里多少就会有些敬畏,并感激他们为了社会的公共秩序出生入死,守护着公民的“小确幸”与“岁月静好”。

继续阅读

二评黄色工会: 让工人组织起来 这是党的号召

文章的主旨:早期工运史中,共产党积极培育工人组织,反对国民党的黄色工会,建立属于自己的工会

继续阅读

佳±科技筹建黄色工会:生于不义,必将死于耻辱

2018-08-16  声援团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黄色工会闹,牢囚开路人。

就在我们的梦*雨,我们的小胡被绑架、下落不明的时候,就在我们的14位兄弟姐妹还在被非法刑拘、遭受非人待遇的时候,就在全国各地声扌爰我们的老干部、老同志、进步青年、左翼学生被沆瀣一气的地方黑势力骚扰恐吓甚至限制人身自由的时候——

深圳7.27事件的头号大反派:深圳黑厂佳±科技的“企业工会”正在组建。

回顾这次轰动世界的工人斗争的缘起。

黑厂佳±科技向来压迫工人、劣迹斑斑。

4月,米久平等人拨打龙田街道劳动站电话投诉,可以打通但一直无人接听。劳动站挂着空壳电话,阻断劳动者投诉渠道,已经属于严重渎职行为。

5月10日,米久平等人同时向坪山区人力资源局和坪山区总工会递交联名信投诉,区总工会了解到佳±科技并没有工会后,明确表示支持组建工会。而人资局的答复却是:

企业是可以罚款的,十八禁没什么问题,只要实际工资≥2130就可以啦!

徒步别人都没意见,怎么你们这么多意见呢?

工人都喜欢加班,你不喜欢可以选择不加班呐!

企业有权选择管理方式,人力资源局不便干涉!

劳动部门这样的回复,一令人心寒、二令人愤怒。米久平等人便在区总指导下开始筹建工会。

6月7日,米久平等人提交了建会申请《关于成立深圳市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的请示(下称请示)》。龙田街道总工会的答复却是企业没有盖章,给不了批复,要厂方盖章才行。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工人组建工会要经企业许可。

6月22日,米久平、刘鹏华带着请示去找佳±管理盖章,被拒绝;遂致电龙田街道总工会反映情况。龙田街道总工会反应冷淡,3天后才答复:可以先发展会员,按请示所写——发展到100名会员再召开会员大会选出筹备组。

在此期间,米久平等人多次咨询区总:若被打击报复怎么办?区总特意提到:若因筹建工会而被故意针对甚至非法开除,会给予企业警告。

果然,在知道米久平等人发展会员时,企业开始穿小鞋。佳±人资经理郭丽群7月初威胁米久平:“要么接受调岗,要么解除劳动关系”。米久平便向深圳市总工会邮寄了求助信,并收到电话回复,市总明确表示员工可组建工会,若因组建工会被开除,工会会出面。

7月10-11日,米久平等人按照区总的指示,到宿舍找员工聊天,了解大家的入会意愿和想法,2天内共有89名佳±工人签署了《申请加入佳±工会意愿表》。

7月12日,看到工人对组建工会反响热烈、行动迅猛,佳±厂方反攻倒算、污蔑米久平是以消防安全名义欺骗员工签名,并威胁恐吓已经签名的工人涂掉签名,否则就给5天8小时。米久平等人奋起反击,发表了《佳±工会筹备组致全体员工的公开信》。

当晚,佳±副总裁夏如意肆意辱骂建会米久平;在场的坪山区总工会副主席黄建勋没有制止,在佳±众高管淫威下,改口说米久平组建工会违法,与夏如意等厂方高层要求米写道歉信,声明建会非区总指导。

7月13日,米久平到深圳市总工会上访,要求:企业写公开道歉信;要求各级工会站在职工立场,维护职工合法权益;要求上级工会督促企业建立工会。

7月18日,震惊世界的深圳建会工人斗争拉开了序幕。当日中午,在坪山区聚龙花园党群服务站,区总工会的谢志海科长再次紧急约见米久平,要求他向佳±写道歉信,并声明筹建工会一事与区总无关。

7月23日,在被捕工人第一次释放、事件舆论发酵后,佳±科技管理层郭丽群、李宏颇、张志英在坪山区总工会与区总工作人员沟通所谓企业工会组建的问题,区总还堂而皇之地在其公众号上发布。

 

 

7月底,此事舆论影响已遍布全球的时候,广东省、深圳市、坪山区三级总工会进驻佳±科技,组建专门的工会筹备组。而筹备组的组长,正是黄建勋。副组长是7.27当日在黑井查保护下、嚣张地在佳±厂厂门口要求工人妥协退让的佳±总裁办投资项目总监张志英。

 

 

这个省总工会指导、深圳和坪山各部门进驻、佳±科技积极配合的工会,还真像那么回事,又是张贴告示,又是选举代表,又是具体计划,又是定死时间。平日趾高气扬的大领导一个个都下基层、问诉求、展笑颜、表决心,仿佛一瞬间知错就改,践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了。然而现实真的是这样吗?

革命先驱格瓦拉曾说:“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历史又一次重演。各级领导和厂方大发慈悲,正是因为我们的先驱者——米久平、刘鹏华等兄弟姐妹率先站了出来,为争取工人的权益和尊严积极行动。

尽管如此,肉食者的大发慈悲仍然虚情假意,套路满满。

出尔反尔、起初支持后又阻挠工人建会的黄建勋成为筹备组组长,上级工会是没人了吗?

张志英作为佳±高级管理层成为筹备组副组长,他到底是工人代表还是老板代表?

相关部门进驻前,厂内风声鹤唳、气氛森严、电网高架,主管恐吓基层工人“不要乱说话”;进驻后,井察天天盘查,搞得像日本鬼子查百姓进城。我们不禁想问:这个工会到底是为工人争权益、让工人能说话的工会,还是为败露丑事擦屁股、为政府企业添名利的壳子而已呢?

我们的先进工人米久平、刘鹏华他们要组建的是什么样的工会呢?

取消非法的罚款制度——压榨剥削工人的“十八禁”;

取消周日早上的“徒步”——名为自愿、实为强逼的佳±宣传活动;

工会代表依法由工人自选,非由厂方指派——避免厂方安插亲信,篡夺话语权;

……

一正一反,一红一黑,真假美丑,天上地下,一目了然。

我们的先进工人组建的,才是真真正正符合工人阶级利益的工会,才是捍卫工人阶级作为社会主义中国领导阶级的基层组织。

而有关部门和佳±厂方正在装模作样搞的,是坪山区总工会在官方微博上自称的“企业工会”,是维护资本家剥削地位,严重损害工人阶级利益,妄图颠覆工人阶级作为社会主义中国领导阶级地位的反动组织。

 

坪山区总工会微博截图(已被删除)

近期,相关部门污蔑我们的先进工人要组建的,是波兰团结工会性质的工会,危言耸听,令人笑掉大牙。这么一顶大帽子往我们淳朴善良的工人头上戴,相关部门的想象力真是丰富。

工人被打,视而不见;工人要公道,敷衍拖延;工人要上班,全部拘押……工人都发不了声了,栽赃陷害的罪名扣了上来。封口禁言,杀人诛心,这样的卑劣行径绝不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政府干出来的,只能是反动资产阶级的代理人使用的下三滥手段!

佳±科技资本家串通勾结相关部门、自导自演组建工会的这部年度烂片,从未见官方网站理直气壮地报道,也从没见哪个佳±基层员工站出来说过一句好话。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狼子野心,不言自明。这个名字奇葩、背景肮脏、吃相拙劣、性质反动的佳±“企业工会”,生于不义,必将死于耻辱。

梦*雨,我们要营救出来!

小*胡,我们要营救出来!

14位工人同胞,我们要营救出来;

被捕工人依法自主成立工会,我们坚决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

在中国境内的企业、事业单位、机关中以工资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宗教信仰、教育程度,都有依法参加和组织工会的权利。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阻挠和限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第三条

深圳建会工人声扌爰团

2018.8.16

继续阅读

一评黄色工会:放弃幻想 工*会是斗争来的!

深圳坪山加4科技最近因为打压工人依法组建工*会的合理诉求,造成30名工人和声援的社会人士被抓,已经有5天了。近日,全球超过100名学者,包括全球著名劳工研究学者布洛维等联署要求坪山公安局释放工人和声援的社会人士,尊重工人组建工*会的合法权利。

继续阅读

BBC报道:深★圳佳★士工★人维★权发酵:左★翼青年与政★治诉★求

沈梦雨失联后,声援团在深圳惠州交界的龙广城广场举行抗议活动

深圳佳±工人维权事件自7月起发酵,二三十岁的左翼青年成为事件中抢眼的参与者。观察人士也注意到,与以往工人维权不同,此次工人的目的已经从经济诉求转变为政治诉求。

近日此事再起风波,工运人士、现场声援团核心成员沈梦雨自上周六(8月11日)起失联。

工运人士失联

抗议发生在中国广东省深圳市佳±科技工厂。工厂工人指公司存在超时加班、严苛罚款、欠缴公积金等违法行为,希望通过组建工会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今年5月,数名佳±工人开始筹备组建工会,但随后有积极组建工会的工人代表遭到不明身份人士殴打,也有涉事工人被开除。

7月27日事件进一步发酵,一些佳±工人及其支持者前往工厂要求复工,但遭到警方逮捕。工人们和到现场支援的学生自发组成了现场声援团,呼吁释放被捕工人。现场声援团成员岳昕表示,有29人遭到深圳坪山当地警方逮捕,目前仍有14名工人未被释放。

沈梦雨(左二)和岳昕(右一)等声援团成员8月10日向深圳市坪山区检察院递交公开信,要求敦促警方释放所有被捕工人

声援团在深圳坪山燕子岭派出所门前举行集会抗议,还向深圳市坪山区检察院递交公开信。26岁的声援团核心成员、中山大学统计系硕士毕业生沈梦雨在街头演讲的视频在推特、微信等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

不过,上周六声援团称,沈梦雨遭到自称她叔叔伯伯的人绑架,目前下落不明,另外也有一名叫小胡的声援团成员失联。

对于沈梦雨失联一事,广东省惠州市大亚湾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局周一(13日)在微博上回应说,11日晚,沈梦雨在惠州市大亚湾一家餐厅用餐后被父母接上车带离。警方称,已联系沈梦雨父母核实,此事为其家庭内部矛盾纠纷,不存在绑架。

现场声援团成员、北京大学本科毕业生岳昕接受BBC中文采访时否认了警方的说法。“如果真是被父母和平接走,为何去追车的同学会突然被堵住?”她在推特上质疑,“又为何在我们要求调阅监控录像时,主干道上四个摄像头突然全部坏掉?”

目前,岳昕与其他声援团成员仍在四处奔走抗议,要求警方释放被捕工人和沈梦雨。

现场声援团成员也在不断增加,包括工人以及来自北大、北京语言大学和北京科技大学等高校的学生。“现在我们至少有三四十个人,”岳昕说。

这次抗议引来了全国广泛的关注和声援。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十余所高校的学生发出声援书。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潘毅、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邱林川等百余名全球学者联署,呼吁释放被捕人士,支持工人自主筹建工会。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潘嘉伟也表示,中国当局羁押工人及其声援者的做法应当受到谴责,工人要求组建工会以保护自己的权益是完全正当的行为,“当局不应试图打压抗议者,反而应解决剥削劳工权益的问题,并应尊重工人结社自由的权利。”

左翼色彩

现场声援团的成员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左翼青年。他们大多年龄在二三十岁,岳昕和沈梦雨就是两名“90后”。岳昕说,不少参与者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希望维护工人阶级的利益。

他们的行动得到了国内左派人士的支持。《南华早报》早前报道,上周一(6日)中午,声援团在深圳坪山燕子岭派出所附近举行了集会,其中40多名共产党员和退休干部到场参加,他们都来自左翼网站“乌有之乡”。

现场图片显示,这些共产党员和退休干部大多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举着毛泽东的画像和横幅,横幅上写着“湖北 江西老工人 老党员 老干部支持被抓捕的佳±工人及其声援者”。

有观点指,目前佳±事件已经由劳工运动转化为由毛左主导的街头政治活动。但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潘毅对BBC中文表示,此次行动由工人自发,随后得到高校学生和国内的一些左派人士的支援,并不是由国内左派人士主导。

从经济诉求转向政治诉求

位于香港的非营利组织中国劳工通讯周一(13日)发布了《中国工人运动观察报告2015-2017》。报告指,工人集体行动的发展势头趋于强劲,正在从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地区,迅速向内陆省份扩展,组织性也大大提高。

深圳的一家制包工厂

报告称,报告期内,该机构共收集到工人集体行动个案6694起,其中5177起的诉求是追讨欠薪,303起的诉求是增加工资,两类诉求个案占比超过80%。

学者和观察人士注意到,此次抗议与以往工人维权事件有所不同的地方在于,工人和抗议者的诉求从经济诉求转变为政治诉求。

“以前的工人一般是要求增加工资,或者工伤要求赔偿,这次他们是要建立合法组织,通过工会的方式在厂内拥有自己的平台来处理劳资矛盾、争取自己的权益,”潘毅说,“所以我认为,工人已经觉悟到必须有自己的合法组织,这一点肯定比以前的运动更有进步意义。”

非营利机构中国劳工观察创始人李强也认为,这次工人维权要求建立工会是要求维护自己的政治权利,在以往的维权事件中比较少见。

“他们出来组建工会,表达了工人要当家做主的政治诉求,”李强说。

路透社报道深圳Js 事件 中文版发布!

中国深圳(路透社)——当沈MY在2015年从中国一所顶尖大学获得硕士学位时,她本可以在政府或某个中国互联网巨头找到一份舒适的工作。

2018年8月6日,广东省深圳市平山区燕子岭派出所外,人们举着横幅,支持加4科技的工厂工人。

相反,出于对劳工运动的兴趣,她去了南方城市广州的一家汽车零部件工厂工作。

今年5月,她因在工厂组织工人而被解雇。她没有被吓倒,而是开始倡导工人们在加4国际(Jasic International)成立一个自治的工会。加4国际是一家位于深圳附近的焊接机械出口加工商。

沈MY是遍布中国各地的活动人士群体的一部分,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之际,他们一直在支持和宣传工人的抗议活动和拘留。

这些活动人士包括在读学生和刚毕业的学生,以及工厂退休工人和共产党员。

尽管这些活动人士的人数似乎不多,但他们却引起了人们对中国工人呼吁增加工会代表性的罕见的关注,尤其是在要求加薪的呼声越来越高的南方。

这场纠纷对执政党共产党构成了挑战,该党反对独立的劳工行动,并对抗议者进行惩罚。它还将这些活动人士视为对其权威的威胁。

 

受到支持

上周,沈MY告诉路透社,她相信当局一直在恐吓她的父母,让她停止她的活动。

周六晚上,沈MY和父母在加4工厂附近吃饭后,被三名身份不明的男子塞进了一辆汽车,当时在现场的两名来自北京大学的学生活动人士告诉路透社。

“MY喊着‘你在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一名活动人士说。“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我们跑去寻求帮助,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她和车都不见了。”

这些学生说,他们向警方报告了绑架事件,警方怀疑他们的说法,并拒绝记下他们陈述的关键部分。他们还被告知,事故发生地点的摄像机被损坏。

周一,记者给沈MY和警方打了电话,但都没有回应。

当地警方周一在其官方社交媒体账户上表示,他们一直与沈MY的父母保持着联系。

“这是一个家庭纠纷的问题,不是绑架,”声明中没有进一步解释。路透社无法联系上沈MY的父母。

 

工人的抗议活动

7月初,7名试图组建工会并选举自己领导人的工人被解雇后,加4工厂爆发了抗议活动。7月27日,在两周的抗议之后,警方拘留了29人,其中包括被解雇的工人、他们的家人和支持者。

数百名中国大学生在社交媒体的公开信上签名支持这些工人,约20人前往广东深圳。

中国的工会必须向官方的中华全国总工会登记。然而,人权组织表示,中华全国总工会通常比更能响应管理层的要求而不是工人的。

8月6日,大约50名学生活动人士和加4工人的支持者在深圳的工人被拘留的警察局外抗议。

“很多同学说:这件事是关于工人的,这和学生有什么关系?我要告诉他们的是:今天的学生就是明天的工人。”22岁的北京大学毕业生岳昕在她分享到网上的一段在抗议活动中拍摄的视频中说。

岳昕目前是中国南方的一名工厂工人。今年4月,她因敦促母校公开对于一起数十年前的强奸和自杀案件的调查结果而声名鹊起。

岳昕(左四)与其他声援人士拉横幅抗议。

据路透社采访的九名活动人士称,前往深圳的人一直面临着来自大学、父母和官员的压力。

“我的大学辅导员多次给我打电话,指责我参与非法活动,”广东一所大学的一名活动人士表示。这位活动人士说,他被告知“要非常仔细地考虑我在做什么,以及这将如何影响我的学业和未来”。

学生们说,一些支持者在去深圳的路上被拦截,然后被送回了家。

在采访中,一些活动人士说,激发他们采取行动的是中国日益加剧的不平等,他们在有关部门删除帖子之前在网络论坛上得知了工人抗议的事情。

他们说,他们在学生管理的大学社团和阅读小组中接触到了劳工议题。

“我的父母都是工厂工人,所以我一直对劳工权利感兴趣,”一名看到沈MY被带走的活动人士说。

学生们经常说着中国共产党使用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平等主义的语言,但他们发现自己与当局意见相左。

去年11月,北京大学毕业生张云帆在广州成立了一个专注于改善工厂工人困境的阅读小组后被拘留。

在7月29日的网上声明中,加4公司否认虐待工人或阻止他们组建工会。该公司表示,它根据法律解雇了一些工人,并正在建立一个工会。加4公司没有回应进一步置评的传真请求。

深圳警方表示,一群非法进入工厂的前加4工人正在接受调查。深圳公安部门和拘留中心没有回应记者传真的置评请求。

 

活动人士受到骚扰

据记者采访和目击者描述,当局一直在密切关注工厂工人、学生和其他支持者。

这些学生在加4工厂附近租房居住。他们说,他们不得不搬了三次家,因为警察向房东施压,要把他们赶出去。

在路透社最近的一次访问中,一些身穿便衣的警察密切关注着活动人士所在的大楼。

这些活动人士说,警方还在大楼外设立了一个虚假的工厂招聘站,并将一名伪装成前工厂工人的内奸混入这个组织。路透社无法证实这些活动人士的说法。

工厂工人和他们的支持者通过多个电话号码和微信账号与路透社进行了沟通,这些微信账号一再地被关停。

中国并不公布工人抗议和罢工的官方数据。

 

极差的工作条件

曾在加4公司工作过的工人表示,该公司工厂的情况非常糟糕。

“有时候我们会连续工作一个月,没有任何休息,”25岁的黄兰峰(音译)说。“他们不让我们随意出去,他们甚至看着我们上厕所。”

她补充说:“我在很多工厂工作过,没有一家像加4那样糟糕。”

香港《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通讯主管杰弗里•克罗塞尔(Geoffrey Crothall)表示,抗议活动可能会在其它工厂引起共鸣。

他表示:“如果来自另一家工厂的工人被相似的原因激发起来并且也有良好的组织,那么这类活动肯定有潜力被复制。”

他表示,中国共产党一直在推动工会更好地保护工人,但这些努力非常“肤浅”。

“这确实损害了党的合法性。”

 

严酷的待遇

截至周日,15名被拘留的工人和支持者已经获释。四名被拘留者告诉路透社,他们在拘留期间受到了严酷的对待,警方以死亡相威胁,并说除非他们供认不讳,否则他们不会被释放。

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驻香港研究员潘志远(Patrick Poon)表示,工人们的说法与其他事件中被拘留的活动人士的说法一致,并且遵循中国警方一贯的审讯模式。

对这些活动人士来说,拘留已经成为更有力的集会口号。

8月6日,沈MY在被一辆轿车带走之前对路透社表示:“最初的劳资纠纷演变成不公平的解雇和警察虐待,激起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支持者。”

最新!今天路透社报道了加4事件!

摘要:8月15日,路透社报道了js事件。

1、介绍了my,一位名校毕业的硕士生如何为了投身劳权倡导事业,主动放弃互联网企业的优厚待遇,走进广州的汽配厂,成为普通女工,并积极自主筹建工会,随后被资方解雇。js事件发生后,my亲赴坪山前线声援js工友,上周六晚与父母一同吃饭后被警方控制并绑架。警方回应表示这是家庭内部纠纷,不存在绑架问题。my表示劳资纠纷演变为资方无理解雇和警察暴力,所以激起国内外舆论的愤怒。

2、回顾了js事件,最早是7月初工人要求自主筹建工会却遭打压,7月27日有29位建会工友和声援人士被捕。8月6日,50位声援学生、工友和左派人士到派出所门口抗议,其中包括今年4月要求北大信息公开沈阳教授性侵女学生的岳昕,还有左派退休工人和老干部等。多名学生遭遇来自大学、家长和警察的恐吓和压力。他们对劳工权益感兴趣,并使用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话语,发现和当局所作所为相悖

3、介绍了js的状况和反扑手段。js工时长,工人不能合法休息,还有禁烟甚至偷窥员工上厕所等行径。有便衣警察一直监视声援团的行动。被捕后释放的工友回忆了他们在拘押期间遭遇的暴力。

4、评论:这次行动的诉求是加强工人的自我组织权,正好出现在常要求加工资的中国南方;工人和声援团的行动被当局视为威胁gcd统治的行为;CLB表示此次事件有可能被其他工厂和工人模仿

原文链接: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china-labour-protests-insight/chinas-student-activists-cast-rare-light-on-brewing-labor-unrest-idUSKBN1L0060?feedType=RSS&feedName=worldNews

 

三评黑警:暴力执法能解决问题吗?

当下社会问题频发,特别是暴力拆迁,工人维权被暴力镇压问题,政府越来越喜欢用暴力来解决问题。暴力执法的结果呢?

面对暴力黑暗统治,人民并没有害怕妥协,他们在觉醒,和这些反动分子进行斗争。

近来,发生在深圳坪山工人维权的事件。加4工人因要求企业组建工会却获刑 ,厂方雇佣黑社会打人逍遥法外。加4工人合法要求组建工会却被企业非法开除,维权却被企业保安毒打恐吓,被警察暴力殴打,带走拘禁!

目前,加4工人和群众坚决抵制黑暗统治,强烈要求严惩打人黑警察,无罪释放维权工人,严治违法加4企业的斗争还在持续中。

维权却被暴力打压,刑事拘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对企业来说,这无疑是及时雨,可以把麻烦带走,企业的违法不受声讨;而对工人来说,维权变成了违法,有理没地方说,自己从受害者变成了罪犯者,它将断绝维权的工人活路,同时给予那些想要维权的工人以极大的心理压力、后顾之忧。

企业违法对待工人,警察暴力镇压工人,它们互相配合,断绝了工人维权的道路。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肆意欺压工人,让工人忍受非人的待遇,断绝维权的念头,停止维权的行动。这是官商勾结,警察要帮老板驯服工人,好让剥削压迫永世长存,好让官僚寄生虫们升官发财。

从工人被派出所抓的遭遇就能明白。加4企业违法,工人去维权被企业暴力对待,警察来了不帮忙维护正义。与此同时,派出所又不经调查举证就单方面的对被殴打的员工盘查恐吓,却对打人凶手”法外开恩”,并且多名警员暴力殴打制服维权员工,强行拖到派出所羁押。

工友看到,警察一上来就是暴力镇压,不跟工人讲道理。工人要理论,警察说:在警察面前讲什么法律?警察就是法律,警察说的都是对的,不容争论,俨然法律的化身,其实是在欺负群众不懂法。

工人跟警察讲道理就被认为是不老实,不配合执法,就要走程序——暴力制服。警察根本不允许工人说话,工人有理也没人听,警察直接给维权工人扣个罪名就暴力镇压了。这就是法治吗?这是明显的法制压迫。

不听话的就被暴力殴打恐吓,拖进去派出所关起来。在派出所里,工人被带上手铐,工人要给牢头叩拜,受牢里的人欺负。派出所想让工人受罪尽折磨,屈打成招。

警察对工人的理念就是法制压迫和暴力镇压,配合企业把工人驯服,让他们成为乖乖听企业话的厂奴,不要有任何反抗。热心正义的观众质疑警察,警察就把他们当做阻碍执法抓起来,群众讲法律,警察就会大扣帽子,直接用暴力制服,像抓犯人一样擒拿按在地上,拖进去拘留24小时。

为何要暴力呢?因为没有道理,要关起门来办案,要搞独裁统治。现在的警察一手遮天他,肆意妄为。们不会跟人民讲道理,他们要暴力法治,他们要对人民专政,人民的公仆已经变成了骑在人民头上的反动官僚。

新时代的法治社会何在?这让人怀疑政府说一套做一套,美好生活、法治社会难道只是一句空话,只是政府给人民开的空头支票?

其实,不只是加4维权工人委屈。看到工人这些遭遇,我们全国人民也很气愤,警察局的如此行为,警察认为是执法威严,工作有效,可实则是对人民行使暴力专政,政治压迫。这样的暴力,伤害了人民的心。

人民在觉醒,加4工人站起来跟暴力违法坚决斗争,全国人民也站起来声援了他们。他们的力量来自哪里呢?就是来自警察对人民的暴力压迫和黑暗统治,人民坚决抵制暴力执法和黑暗官僚统治。

暴力黑暗统治能否解决问题,一劳永逸呢?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扫码加新生代为好友!

二评黑警:消失的“马天民”

近日,深圳坪山加4工友维权事件愈演愈烈,不仅在国内引起强烈的反响,甚至在国际上也掀起了舆论浪潮。

然而,我们回归事件本身可以发现,使得本是场劳资纠纷的事件却上升到几十人被定为“寻衅滋事罪”的刑事案件正是当地的警方。

他们站在了加4公司一方,不仅没有处理双方矛盾,还殴打、拘捕维权工人,活生生的演绎了一场官商勾结欺压群众的大戏。而这时,我们不禁会想:警察在社会生产生活中充当了一种怎样的角色?

在媒体盛行的当下,人们能够直接或间接地接触到很多关于警民之间的事件,而这也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在对于警民之间关系出现问题时,人们总是在愤怒当下警察不为民做主的同时希望能够有“马天民”式的警察出来主持公道。

马天民是电影《今天我休息》里面的男主角,同时也是一位人民警察。1959年,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10周年,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了这一部喜剧,通过讲述马天民休息日的故事,赞美了人民警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当然,马天民是虚构的人物,但也有生活原型——就是上海的优秀户籍民警马家驯。马天民的形象正是来源于对现实生活的提炼与总结,才让其形象生动,贴近生活,才获得大家的一致认可,倍感亲切。电影中,马天民四次赴约,却又因事而四次违约,而从这四次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警察在社会生产生活中所充当了一种怎样的角色,实现了一种怎样的作用。

在首次赴约的过程中,马天民路遇一位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同志,对其进行批评教育。虽然不是交通警察,但是在遇到不遵守交通规则,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隐患的行为的时候,依然能够站出来,维护社会秩序,关心人民群众。而在深圳加4事件中,被关押者的朋友前往燕子岭派出所咨询被关押者的情况,却得到警方呵斥“你不是他亲人,你走开,不关你的事”。看到这样一个答复,我们不难发现,就这个警察个人来说,他是没有为人民服务、奉献而只有个人利益至上的意识,而社会上发生的众多起警民问题,也没有看到身为人民警察应尽到的责任。

在接下来的二次赴约时,马天民帮助一位走错路的老伯解决了他运送的小猪崽的食物问题,还帮忙联系老伯要去的钢铁厂。做这些事情,马天民的想法就像电影里说的“这可是支援钢铁工业、支援人民公社的”,这是服务社会生产、经济发展的。而燕子岭警方站在老板的一方,好像也是在维护公司的生产发展,在小范围内实现稳定,但是却本末倒置,直接牺牲人民群众的利益,给整个社会的发展带来了危害。

而第三次赴约时,马天民知道了一位小孩昏厥,需及时送医院,而小孩父母都在上班,故身为民警的他又义无反顾的承担了这份责任,直到小孩出院。同时,还打电话给小孩的父亲,让他不用担心。

而第四次赴约时,几位小朋友捡到一个皮夹子,但是局里正好无人,且得知这里面的东西很重要、也很急,马天民就自己上阵,到处找旅馆问人,经过很长时间才物归原主。就这些小事,却真正体现出一位人民警察处处为人民着想,为人民做实事。反观燕子岭警方,拘捕一位刚出生5个月大还在哺乳期的孩子的父母,至今还没释放。

我们知道,马天民所处的是新中国建立不久、三大改造刚刚完成的时代,这一时期的人民警察是革命的产物。人民作为国家的主人,是警察服务的对象而不是镇压的对象。通过电影马天民的所作所为也反映出当时的人民警察是维护社会治安,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服务社会生产与经济发展的。

进一步看,警察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它的阶级基础决定者它的本质和日常作用。

1957年的人民警察条例规定:人民警察属于人民,是人民民主专政的重要工具之一,是武装性质的国家治安行政力量。人民警察的根本宗旨: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保持同人民的密切联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维护人民的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1995年的人民警察法在根本性质上,去掉了人民警察属于人民,是人民民主专政工具的规定,提出警察法是维护国家安全和和社会治安秩序。这种提法模糊了阶级,实质上也就是为改变了的阶级基础做辩护和掩饰,为日益发展的资本主义创造镇压人民的条件。

燕子岭警方作为中国警方的代表和缩影,它的所作所为却折射出中国当下的警务系统已经逐渐散失其“人民性”,而仅仅只有一种维稳的作用。在出现问题时,首先想到的不再是人民群众,而是作为人民对立面的老板,保障其利益不受损;再者就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对人民群众的疾苦不闻不问。这时,警察在我们社会生产生活中的作用就可见一斑了。

建国初,警察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们曾经也是有过“马天民”式的警察,但是我们也清楚的知道,如今的警察系统早已不复从前,正是如此,我们才希望警察重新找回其散失的“人民性”,重新定位身为人民警察在社会生产生活中的角色。要完成这样的任务,就要复苏无产阶级的统治地位,只有劳动人民当家做主了,人民警察才能回归原本属性,才可能真对得起这样的称号。

 

扫码加“新生代”为好友!

标签,